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胡大平:作为科学家的马克思
2017年07月10日 10:2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胡大平 字号

内容摘要: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社会学者米尔斯便严肃地指出,西方“相当多的现代社会科学一直在同马克思的著作反复进行未被人们注意的辩论”。不管辩论的内容和形式如何受到不断变幻的时代条件的影响,辩论长期存在的事实清晰地表明了马克思的思想影响力以及他比其他人更准确而深入地切中了现代社会中心问题这个事实。我们不能简单地抬高这些研究,动不动就拿马克思的《资本论》来比附,但包括生态、阶级、性别以及其他各种新问题的研究,也不能简单地忽视,因为它们证明马克思所揭示的现代社会之内在的对抗性不仅始终存在着,而且其表现也深化和复杂化了。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全球化;思想史效应;影响;公开;学者;社会科学研究;辩论;著作;挪用

作者简介:

  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社会学者米尔斯便严肃地指出,西方“相当多的现代社会科学一直在同马克思的著作反复进行未被人们注意的辩论”。不管辩论的内容和形式如何受到不断变幻的时代条件的影响,辩论长期存在的事实清晰地表明了马克思的思想影响力以及他比其他人更准确而深入地切中了现代社会中心问题这个事实。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公开诞生后160多年的思想史效应充分说明了其科学地位。

  通过思想史效应来理解作为社会科学家的马克思时,需要注意的是,马克思主义不仅从科学上触动了人类历史的全部自我理解,而且预言了人类历史千年未有之革命,即无产阶级解放,这使得其始终处在政治争论中心,并使其接受过程更加曲折与漫长,思想史效应也更加复杂和多变。通过将马克思的思想史效应区分为八种不同的现象,可以更好地说明它们给我们今天在理论上深入理解马克思主义内涵和推动理论创新提供的多种启示。

  第一种是公开的挑战。这是西方知识界对马克思主义反应的最重要且持续不断的传统。这一传统有许多种变体,从冯·米塞斯至海耶克、波普尔代表的朝圣山学社,再到冷战结束后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这一传统越是强劲,它就越是证明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性。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代表的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对立是1848年欧洲资产阶级全面确立统治之后的最直接的意识形态对抗,这种对抗在归根结底意义上又是资产阶级社会内部阶级对抗的表征。

  第二种是虚假的竞争。竞争是公开的,但竞争者却在实际上挪用了马克思主义历史叙事的核心原则和观点,所以是虚假的。美国经济学家罗斯托是个重要例子,此人于1960年出版《经济增长的阶段:非共产党宣言》,从该书副题即可看出,它直接叫板马克思主义。但是,他本人也强调在研究方法论上,“从一开始就接受了马克思在最后承认的而恩格斯只是在晚年才完全承认的看法,即社会是互为作用的有机体”。这就是说,他是通过马克思来反对马克思主义的。

  第三类是无私的赞赏。熊彼特是重要代表。他正确地指出,经济史观并不意味着人类行为自觉或不自觉地、全部地或主要地为经济动机所驱使,相反,对非经济因素的作用和机制的解释,以及个人心理对社会的影响都是这个理论的基本内容,也是对社会起作用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同时,他以科学上的无私或公正证明了马克思的独特重要性,这种重要性与你接受和拒绝无关,它源自真理的追求。

  第四类是实用主义式利用。几乎在人文社会研究的每一个领域都存在着对马克思观点的挪用。在此,我们提及丹尼尔·贝尔和吉登斯两个例子,他们都是主流学者,他们分别提出后工业社会理论和高级现代性理论,在今天产生了巨大的理论反响。他们都坦承马克思对于现代社会分析不可替代的地位,并且都是通过挪用马克思主义来提出自己的核心假设。这一现象在某种意义上证明了罗蒂的一个观点,即最好的解释总是运用。

  第五类是灵活的发挥。我们用它来描述一些有创见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态度。这一类现象无须多说,但需要强调的是,尽管在立场、观点和方法上,许多西方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偏离了马克思主义,但他们确实不仅在形式上(立场)弘扬了马克思的理论传统,而且在实质上(内容)为马克思主义的与时俱进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今天,无论是卢卡奇的美学理论,还是法兰克福学派的工具理性批判,以及列斐伏尔等人的马克思主义城市社会学等,都已经成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通用财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