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滚动新闻
近代制度史研究要“见人” 学者呼吁重视学术制度变迁研究
2015年12月18日 09: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武勇 字号

内容摘要:12月 11—13日,“近代中国制度变迁暨近代历史研究的拓展”高峰论坛在广东清远召开。学者表示,制度史研究抓住了近代中国社会变迁的“牛鼻子”,近代中国制度变迁、社会震荡与风险控制是个极其复杂的历史话题,不同背景、不同类型、不同层面的制度变迁差异很大,对其分门别类进行研究很有价值。朱英表示,近代制度变迁研究,既要注重制度本身的研究,也要注重实践层面的作用,应注重不同地区差异性,制度史研究要“见人”。第三,研究中国近代制度变迁,需要把握其特点,即中国近代制度变迁是被动进行的,近代中国制度变迁在被动到主动的过程中,制度设计越来越多的带有中国历史特点,融汇了中外制度建设的优点,产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制度,比如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等。

关键词:制度变迁;中国制度;制度史研究;清远;学术;研究中国;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政治制度;师范大学历史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报清远12月15日电 (记者武勇)20世纪90年代以来,近代制度史研究逐渐受到学界重视。12月11—13日,“近代中国制度变迁暨近代历史研究的拓展”高峰论坛在广东清远召开。学者表示,制度史研究抓住了近代中国社会变迁的“牛鼻子”,近代中国制度变迁、社会震荡与风险控制是个极其复杂的历史话题,不同背景、不同类型、不同层面的制度变迁差异很大,对其分门别类进行研究很有价值。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帆认为,在整个近代学术的转型中,制度变迁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但目前,学界对学术制度变迁研究不够重视,学术史也需要加强与制度史研究结合。

  研究中国制度变迁应注意哪些问题?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朱英认为,应该打破古代史、近代史隔阂,从古代史了解近代中国制度变迁,才能更好理解制度渊源。要恰当看待外来因素在中国的影响。朱英表示,近代制度变迁研究,既要注重制度本身的研究,也要注重实践层面的作用,应注重不同地区差异性,制度史研究要“见人”。既要研究那些“变”的制度,也要重视不变的制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认为,从宏观角度来看,制度史研究应该注意三点:第一,近代中国制度变迁有急剧、有缓慢,宜从长时段来观察制度的来龙去脉及走向。同时,还要通过对具体变革的研究,为长时段观察制度变迁打下坚实基础。第二,制度变迁是很宏大的题目,其中政治制度变迁是核心。多方位、宽范围来研究中国制度史变革,同时以政治制度变革为主干,会给制度史研究带来全新的视角。第三,研究中国近代制度变迁,需要把握其特点,即中国近代制度变迁是被动进行的,近代中国制度变迁在被动到主动的过程中,制度设计越来越多的带有中国历史特点,融汇了中外制度建设的优点,产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制度,比如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等。

  此次学术研讨会由暨南大学近代中国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政治史研究室、《暨南学报》编辑部主办。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