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组织创新中的制度改革:城市基层治理制度变迁逻辑
2017年08月17日 15:51 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张翔 字号

内容摘要:通过对深圳市月亮湾片区人大代表联络工作站的观察与分析,可以发现,中国的城市基层制度变迁具有一些值得考察的内生逻辑。根据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城市基层治理的制度变迁不是国家层面制度变迁的投射,而是具有城市所特有的路径与特征。本文试图从制度变迁的角度对深圳市南山区人大代表联络工作站的典型案例进行分析,揭示组织创新如何推动城市基层的制度变迁,并尝试性地分析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逻辑。三)“机制形成—体制确认”摩擦: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限制虽然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进程已经开启,而且也形成了较为稳定有效的运行机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城市基层制度变迁没有遇到阻碍与限制。

关键词:人大代表;制度变迁;城市基层;联络;工作站;政府部门;层面;月亮湾;社会民众;基层治理

作者简介:

  [摘  要]近年来,城市基层治理的制度改革逐渐反映出中国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框架性特点。通过对深圳市月亮湾片区人大代表联络工作站的观察与分析,可以发现,中国的城市基层制度变迁具有一些值得考察的内生逻辑。第一,从阶段上看,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经历了功能缺陷、组织创新、机制形成与体制确认四个阶段;第二,从动力上看,城市共同体的“吸纳局限”与城市社会群体的“政治觉醒”是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双重改革动力;第三,从局限上看,机制建设与体制确认之间的不协调是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主要局限。根据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城市基层治理的制度变迁不是国家层面制度变迁的投射,而是具有城市所特有的路径与特征。

  [关键词]制度变迁;组织创新;制度改革;城市基层治理;人大代表联络工作站

  [中图分类号]D6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9314(2017)03-0060-05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基于城市治理转型的基层行政协商机制研究”(15CZZ021)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张翔,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南开大学中国政府与政策联合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一、问题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前,城市政府主要运用“单位制”与“居委会制”对城市社会进行“整合”与“吸纳”。改革开放之后,社会结构的整体性变化突破了“单位制”与“居委会制”的制度结构,并刺激了这两种制度结构的吸纳空间与社会利益分化之间的矛盾。在这种背景下,如何推动新的制度改革,从而在“单位制”与“居委会制”退场后填补制度真空已经成为城市基层治理的一个重要课题。

  近年来,许多城市政府都在尝试不同形式的制度改革,推动城市基层的制度变迁。这些改革呈现出一个共同特点,制度改革往往是以设立一个新的组织(机构)为开端,如上海古美街道的居民自治机构,苏州平江区的“社区建设与协调委员会”、深圳罗湖的“社区共治会”等。

  那么,一个新的组织(机构)是如何推动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当前,学界对这一问题的解释主要是从“社会中心论”[1-4]和“国家中心论”[5-8]两个方面展开。前者关注到城市社会发展对于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影响,后者则高度概括了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在城市基层制度变迁中的作用。但是,这两种观点都简化了“城市”的实质性内涵。城市不仅仅是社会利益关系的镜像,也不简单是国家层面的投射,而是对城市基层制度变迁构成实质影响的独立变量。

  本文试图从制度变迁的角度对深圳市南山区人大代表联络工作站的典型案例进行分析,揭示组织创新如何推动城市基层的制度变迁,并尝试性地分析城市基层制度变迁的逻辑。月亮湾片区的人大代表联络工作站正式挂牌于2002年,设站长1人,人大代表联络员16人,联系片区所在的南山区人大代表15人与深圳市人大代表7人。它的目的是通过设立人大代表与社会民众之间的联络员,帮助人大代表调研与了解基层问题,以补充人大代表因兼职而难以深入了解基层问题的不足。2005年,该案例获得第四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