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朱民:关税不是解决贸易盈亏的好工具
2018年12月12日 08: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朱民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在“国际贸易关系与全球经济治理重构学术研讨会”开幕式致辞 

 

    特朗普推行“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对整个世界贸易格局、世界贸易机制和世界经济金融治理机制和形势产生很大冲击。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金融治理机制及其相关问题,需要学术界进行深入研究。

  今天的中美贸易摩擦和当年美日贸易摩擦以及之前任何贸易摩擦相比,一个最根本的变化是,全球经济金融的关联性密切提高和加大,贸易和资本流动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大大增加,整个经济的互动和溢出效应特别明显,从而美国引发的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第一是贸易增长下降。这将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特别是影响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由于美国挑起贸易争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下调了全世界经济增长速度预期,预计明年全世界经济增长速度会进一步下降,后年还会下降。因为国际贸易冲突,以及经济周期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开始变缓,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开始加大。

  第二是冲击全球产业链。之前任何贸易摩擦时,全球都没有像今天如此完整和成熟的产业链。例如,以中国为主轴的亚洲的垂直制造业产业链在过去15年间成长非常快,日本、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向中国出口大量中间产品,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对这些向中国出口中间产品的国家影响也很大。贸易摩擦以来,今年全球FDI(外商直接投资)流量下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知道全球产业链会在什么样的模式和格局下重塑。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产业链的变化,引起投资的资金流动的变化、全球产业链重新布置和配置的变化。这个影响是深远的,是从未经历过的事情,需要予以研究。

  第三,美国发起贸易摩擦后,我们用模型做过很多模拟和计算,发现今天和以前比,最大的不同点是,直接的贸易冲击能在模型里计算,而金融受到的冲击与信心受到的影响则难以量化。应该讲,今天金融和信心受到的冲击对全球经济金融的影响,超过贸易的直接冲击影响。贸易摩擦以来,金融市场产生巨大波动。3月份以来,对中国依赖度比较高的美国公司股票下跌的幅度,远远大于美国一般公司的股票变化。贸易摩擦以来,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摩擦,其实影响了新兴经济概念的很多国家。新兴经济从3月份以来,发生了资本市场波动、汇率贬值和资本外流。这些变化也给理论研究提出新的挑战,比如,如何计算这个冲击和影响?

  第四,中美贸易摩擦,不但有利益问题,也有对错问题。从对错问题角度来说,美国的多边贸易是赤字,在双边对中国也是赤字,中国的多边贸易盈利是很小的,中国只是单边对美盈利大。而贸易从来是看多边的。这个新的格局,反映出美国储蓄小于投资,储蓄不够,投资和消费过高,所以是其国内政策引起的外部环境变化。我在IMF工作的时候,关注过IMF的历史。1945年在谈判IMF框架时,英国的代表是著名的凯恩斯博士。凯恩斯提出,一个国家如果有巨额的贸易赤字或盈余,反映其国内宏观政策失衡,所以要监督这个国家对国内宏观经济金融政策进行调整。这个政策遭到美国代表团怀特先生的坚决反对,那个时候美国是一个贸易盈余国,而且他当时坚定不移的相信,之后美国都将是贸易盈余国。历史证明,凯恩斯的政策洞见能力远远超过怀特。但是,美国的政治权重那个时候很难比的,怀特赢了,这一条没有写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章程。30年以后,美国成为贸易赤字国家,到今天整整延续了40年。这段历史表明,外部的失衡其实和内部的失衡有关。中国经济的再平衡走得很快。10年以前,中国贸易账户经常盈余是10个百分点的GDP,我们通过内部结构改革缩小城乡差距、增加居民收入、扩大消费,今天降到1个百分点左右。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和鼓励消费,在未来3—4年里面,中国的经常账户总体的盈余可能走向赤字。

  美国今年的贸易赤字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大,因为美国的财政刺激政策。展望今后几年,美国会继续贸易赤字,而且会有更大的贸易赤字。即使中美之间减少了贸易差距,也只是把这个差额转换到别的国家(日本、韩国、越南等等),并不会从根本上解决美国贸易赤字问题。如果美国国内宏观政策不调整,它的贸易赤字会永远存在。美国是否会和别的国家大搞贸易摩擦?这也是个问题。

  第五,根据经济学知识,关税不是解决贸易盈亏的一个好工具,相反它会引起国内资源错配风险,引起通货膨胀的压力上升。在近日召开的上海进博会期间,我和美国福特公司总裁在一个论坛上发言。美国对钢和铝增收关税以后,美国的钢铁行业增加开工和就业,但汽车行业成本上升,高达10亿美元,导致美国的汽车行业如今大规模裁员。这是典型的关税反应。整个关税的影响在未来两年里会逐渐扩大,会引起美国经济进一步失衡。中国坚定不移地用结构性办法应对美国的非结构性挑战。所谓美国非结构性的挑战,就是美国孤注一掷地抓在贸易上面;而中国面对结构性的挑战,是根据中国的实际需要,开放市场,进行结构性改革,使得中国整个宏观经济结构更平衡、更优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两年以后,中国的经济结构会更平衡,而美国可能会发生经济结构更不平衡、效率更低的情况。

  第六,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对二战以来多边主义的治理格局产生重大破坏时,怎样重建世界的经济金融治理结构变得特别迫切。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在今后5年里不会得到根本解决,如果按特朗普现有的政策不断打贸易战,从中国打到德国,从德国打到欧洲,从欧洲打到亚洲。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如此不断地扰乱世界经济金融,会使世界经济金融环境变得恶化。世界必须提出有效的、新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机制框架、政策和对策,治理体系改革变得格外迫切和重要。

  在这一大格局下,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有重大的学术意义、理论意义、现实意义和政策意义。希望今天会议为这个研究提供沟通交流平台,在这个复杂变化的世界里,发出中国学者的声音,提出中国学者的设想。

 

  (作者系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根据在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和货币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国际贸易关系与全球经济治理重构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朱民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

职务:院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