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滚动新闻
四十年中国改革开放是经济学理论和本土实践的成功 四十年中国改革开放是经济学理论和本土实践的成功
2018年06月29日 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字号
关键词:改革开放;中国;普雷斯科特;全球化;特约评论员

内容摘要:特约评论员:时省(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教授)。在一个复杂的经济系统中,既需要协调各种要素之间的和谐共生,又需要加强市场化的竞争。

关键词:改革开放;中国;普雷斯科特;全球化;特约评论员

作者简介:

  特约评论员:时省(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教授)

朱潇璇(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博士)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既是产品、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也是知识、观念的改革开放。中国不仅抓住了全球化的市场流动,也抓住了全球化的知识流动,除了各种技术之外,经济学作为最早系统与世界交流开放的社会科学,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甚至于现代经济学引入的过程就体现了改革开放的进程。

  从邹至庄先生开办福特班开始,许多杰出的欧美经济学家一直在为中国改革开放培训经济学者和专业官员。除了引进来以外,无数中国留学生赴海外学习先进系统的经济学知识,组织了大量交流,系统的为改革开放提供理论支持。

  基于此,大量著名经济学家无数次来到中国,一方面提高中国经济学教育,另一方面也积极为中国改革开放献言献策。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教授,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Edward Prescott)就是其一,这位著名的宏观经济学家多次来到中国,并且积极倡导研究中国的经济发展。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评论员在合肥工业大学举办的中国留美经济学会的年会上专访了这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普雷斯科特教授一直是这一学会的重要支持者,作为中国经济成长的见证人之一,他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是路径选择的成功,也给现代经济学带来了更丰富的实践。

  21世纪经济报道(以下简称21世纪):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之初,经济学是最早进入中国的现代西方社会科学,40年过程中,经济学不仅在经济领域,而且在中国社会转型中扮演了重要作用。比较而言,在前苏联等国的转型中却没有发挥这么重要的作用,这里面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普雷斯科特:在经济学应用以及改革发展方面,中国要比前苏联做得好得多。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有更开放的包容心态、更加自由的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以及很多引入了更多的市场竞争。正如世界上大多数资源丰富的国家一样,中国本可以依赖其自然资源的禀赋,如石油煤炭等,以求发展,但中国并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另辟蹊径,选择的创新发展的模式。

  此外,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充分地引入了市场竞争机制,以更好地促进经济的发展。甚至是,在不同的地域之间,也存在着相互的竞争关系,如深圳、上海,以及新兴崛起的城市如合肥、青岛。

  这种竞争发展的格局让我想到了,在美国,中部的芝加哥,西部的洛杉矶,东部的纽约,他们之间也存在着竞争。我这次来到合肥这个城市,让我想到了芝加哥,都位于国家的中部。合肥拥有不可小觑的区位优势和强大的发展潜力,非常有希望成为类似于芝加哥的城市。

  21世纪:198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看到了经济领域前所未有的展开交流,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问题越来越被世界经济所重视,这些新的经济现象对于经济理论带来了什么挑战?

  普雷斯科特:最大的挑战是,为什么以中国为首的东亚国家,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做得比很多南美国家要好。甚至是在南美内部,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的发展也存在差异。极端的例子如委内瑞拉。上世纪60年代,委内瑞拉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而现在则非常的贫穷,同时带来了大量的人才流失,尤其是工程师这类群体离开了委内瑞拉。而其周边的哥伦比亚,得益于这些人才的帮助,成为南美最大的石油出口国。

  21世纪:1970年代以后,越来越多的在欧美学习的经济学家、经济学者回到他们本国,开始推动了很多具体的经济改革,他们是推动了很多国际合作发展,是否我们可以认为首先是经济学知识的全球化,带动了经济发展的全球化?

  普雷斯科特:全球化促进了知识的流动性,提高了要素的生产率,并形成了正面的外部效应。虽然我们仍然不能十分清晰地定义出什么是全球化,但人们之间的良好互动无疑是至关重要的。比如,我今天在这里演讲的内容,之后我会把它稍做修改,添加进课程素材,希望世界各地有兴趣的学生都可以有机会接触到。当今事物发展更新的速度太快了,人工智能这种新鲜事物层出不穷,我们必须多多交流,才能促进整个人类科学的发展。

  21世纪: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40年间,中国经济有了非常大的发展,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您觉得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说明了什么,有哪些普遍的经济理论,以及一些我们没注意的问题呢?

  普雷斯科特: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亮相,其实也没有太长时间,也没有走之前人们所熟悉的发展模式。西方国家以分享科学技术为敲门砖,换取中国广阔的市场。而现在,中国开始发展本土的科学技术,并希望从这些科技中获取经济利益,整个经济增长模式就开始转变了。这种战略性的转变,即技术驱动的增长模式对于中国十分重要,对于整个世界经济、贸易以及政治格局都有重要影响,十分值得去深入研究。同时基于交易理论的视角,我认为“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思非常新颖,也很有意思,非常有潜力,很有可能取得巨大的成功。同时,我认为东西方国家之间应该加强沟通和协作,我认为世界贸易带来的是互惠互利的双赢局面,即便有阶段性的阻力,但是也不能逆转趋势,互利共赢的诉求是无法阻挡的。

  21世纪:现在中国经济在转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的发展阶段,您认为经济学家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些新的挑战,需要学者做哪些准备?

  普雷斯科特:经济学家只能告诉你,需要竞争。在一个复杂的经济系统中,既需要协调各种要素之间的和谐共生,又需要加强市场化的竞争。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