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工作坊
【2017年前两季度经济数据分析】 娄峰:经济趋势短期向好 网络消费增速突出
2017年05月11日 09: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娄峰 字号

内容摘要:在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的背景下,在传统动能与新经济、新动能的共同作用下,我国经济增长方式、经济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经济增长新动力也在转变之中,但基础尚需加强。从投资结构上看, 2017年一季度,除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上升到23.5%以外,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其他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均呈现下降趋势,在目前财政收支压力加大、地方债务高企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难以持久。一季度,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大幅增长,成为拉动固定资产投资、乃至GDP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而且伴随着投资收益率下降和资金使用率降低,“债务—投资”驱动经济稳增长模式的效果逐渐弱化,加上一季度出现了罕见的1550亿元财政赤字,说明基础设施投资大幅增长状态难以持久。

关键词:固定资产投资;经济增长;基础设施;投资结构;回升;百分点;消费品;价格指数;供给;居民

作者简介:

  2017年是全面落实“十三五”规划的关键一年,也是深化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一年。在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的背景下,在传统动能与新经济、新动能的共同作用下,我国经济增长方式、经济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经济增长新动力也在转变之中,但基础尚需加强。

  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发展特征

  经济增速超预期,阶段性回升。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6.9%,连续两个季度回升,略超市场预期。从外需来看,美日欧主要发达国家经济有所复苏,而新兴经济体受原油等大宗商品回升影响,经济增长都好于预期,因此,外需有所好转,我国出口增速显著上升。从国内经济看,主要宏观经济指标特别是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等均超预期,显著高于同期水平。然而,这并不能代表新一轮上升周期的启动。从季调环比增长率来看,由于季调环比增速是扣除季节因素后的趋势项和周期项叠加值,而季调环比增速总体趋势向下,趋势明显,这意味着最近一两个季度的经济增长上升是阶段性回升,不是趋势性回升。

  工业生产增速回升,企业效益继续改善。当前我国的工业生产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以来持续回升的态势,呈现出增长速度较快、企业效益提高、出口交货值状况改善的特点。具体表现为:(1)工业增长速度显著提高。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比上年同期加快1个百分点。(2)企业利润大幅增加。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8.3%,比上年同期大幅提高20.9个百分点;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8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9个行业利润增速超过50%。(3)出口交货值有所提升。1-3月,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10.3%,由负转正,比2016年同期增长13.3%。工业增加值的快速回升和企业效益的不断提高,对我国经济快速恢复提供了有力支撑。

  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稳步回升,投资结构有所分化。2017年以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的推动下,国家以统筹推进165项重大工程项目为抓手,持续加大对灾后水利薄弱环节、软硬基础设施、创新能力建设等补短板重点领域的投入力度,使得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回升,一季度同比增长9.2%,比2016年提高1.1个百分点。然而,从投资结构上看,投资结构有所分化,一季度,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和房地产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为23.5%和9.1%,分别比上年同期增加4.2和2.9个百分点;而制造业投资和其他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上年同期均所有下降;另外,随着相关政策效果逐步显现,基础电信、油气勘探开发、国防科技等限制性领域的市场准入门槛持续降低,制约民间资本进入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资金瓶颈正在逐步缓解,一季度民间投资有所恢复,增速达到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消费持续快速增长,网络消费增速突出。一季度,随着消费新动能的快速成长以及促消费政策措施的逐步完善,国内消费保持稳定快速增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不断提高。1-3月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内部结构持续优化,继续保持我国经济增长第一动力的地位。尤其是网上零售保持快速增长。一季度,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5.8%,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15.8个百分点,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约3个百分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所占比重为12.4%,比上年同期提升1.8个百分点。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一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10.9,比上年同期提高8.1个点,已连续3个季度回升,持续高涨的消费者信心成为今后国内消费平稳快速增长的基础和动力。

  居民消费价格相对温和,工业品价格恢复性上涨。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低位徘徊、产能过剩依然突出、气候条件好于去年同期、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翘尾因素比上年同期减少0.1个百分点等多重因素影响下,2017年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4%,涨幅温和;更为全面衡量价格水平的GDP 平减指数一季度增加至4.6%,较上年同期大幅提高4.3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受原油、铁矿石和有色金属等国际大宗产品价格上涨及国内部分行业供需关系调整的影响,我国一季度,PPI比去年同期上涨7.4%,涨幅比去年第四季度扩大4.1个百分点,为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季度同比涨幅高点,然而,一季度PPI上涨的主要是由生产资料(尤其是“三黑一色”行业)价格推动,而消费需求的拉动作用不太显著,从而制约着工业品价格的上涨空间。

  第二季度主要经济指标预测分析

  经济增速稳中缓降,依然平稳较快增长。展望二季度,我国经济将稳中略降,主要理由如下。一是投资增速乏力,投资结构分化。2017年一季度虽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9.1%,高于上年平均水平,但依然低于上年同期水平近1个百分点,说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在小幅下滑;从投资结构上看,2017年一季度,除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上升到23.5%以外,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其他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均呈现下降趋势,在目前财政收支压力加大、地方债务高企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难以持久。二是贸易顺差有所减少,“第三架马车”对经济拉动的能力有所下降。2017年一季度,虽然出口和进口均大幅回升,但是净出口,即贸易顺差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加上今年4月份达成的中美贸易协议,中国将逐渐增加进口,这意味着从二季度开始我国的贸易顺差将逐步减少,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将不断减弱。三是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构建的经济增长先行指数(一期至四期),这四个先行指数均表明2017年一季度GDP增速全年最高,二季度GDP增速有所下降。预计2017年第二季度,我国GDP增长率为6.7%,呈现稳中微降的发展趋势,比上季略微减少0.2个百分点,仍然保持平稳较快的合理增长区间。

  投资增速放缓,投资结构有所优化。一季度,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大幅增长,成为拉动固定资产投资、乃至GDP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然而伴随着投资收益率下降和资金使用率降低,“债务—投资”驱动经济稳增长模式的效果逐渐弱化,加上一季度出现了罕见的1550亿元财政赤字,说明基础设施投资大幅增长状态难以持久,后劲不足;2017年,在中央防范金融风险、抑制资产泡沫,以及新一轮“限购”“限贷”“限售”等宏观调控政策下,房地产销售将逐渐降温和回落,这一方面将限制和降低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另一方面也会削弱房地产对家电、家具、建材等行业的拉动作用;一季度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7.7%,比上年同期增速增加2个百分点,说明民间投资信心有所恢复,但是与往年平均增速相比,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大幅偏低。从原因上看,天量M2投放带来的房价水涨船高,进而推动租金、人工等经营成本上升,导致企业生产和经营压力日益增加,而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快速上涨使得中下游企业经营压力进一步加剧。这也说明我国需要加快出台一系列降税减费、破除市场壁垒、抑制房地产泡沫、调整信贷结构等措施,切实降低企业经营成本,提振民营资本发展信心,进一步激发实体经济投资热情。预计,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长8.1%,实际增长7.5%,实际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5个百分点,整体而言,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在小幅下调,但降幅进一步缩小,而且随着国家系列政策逐步落实,投资结构将有所均衡和优化。

  消费增速保持平稳,新兴消费势头旺盛。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0%,收入增速比GDP增速高0.1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比上年同期进一步缩小;城镇新增就业334万人,比去年同期多增了16万人;机关事业单位上调工资、企业退休人员提高养老金等政策,有助于居民实际消费能力的提升。同时,令人欣喜的是,我国新技术引发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新兴消费保持了旺盛的增长势头,显示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和创业创新发展的影响下,新产业新业态继续加快成长,市场需求有所改善。另一方面,由于2017年汽车购置税减免政策优惠力度减弱,加之2016年汽车消费增速快速上升导致基数较大,从而难以避免汽车消费增速再次跌入个位数增长;预计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9.5%左右,实际增长7.9%左右,增速保持基本稳定。

  居民消费价格有所上升,工业品价格高位徘徊。从影响因素上看,目前经济仍然处于下行阶段,工资和居民收入增长减慢,实体经济活动还没有走出低迷,特别是产能过剩和企业债务杠杆率过高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投资增速还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在低位徘徊;进口价格指数大幅回升,将对CPI和PPI产生一定向上推动的作用;货币供给与经济增长相适应,不会对通胀产生明显的推动作用;农产品生产正常;二季度,居民消费价格翘尾因素为0.94,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二季度工业出厂品价格指数翘尾因素为4.8,比上年同期大幅增加8个百分点。综合以上影响物价变动的各个因素,预计2017年二季度CPI为1.7,PPI为6.2。

  政策建议

  以降低宏观税负为重心,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实施力度。采取多方面措施,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实施力度;切实有效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均衡国民税赋,尽快实施房产税和遗产税;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保持流动性适度宽松货币政策,加强金融转型风险防范。综合应用货币政策工具及创新,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适度宽松,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社会融资存量稳定增长;稳定政策利率调整和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发挥窗口指导和广义信贷政策的结构调整引导功能,引导信贷结构改善和金融配置,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加强监测和管理经济金融转型隐含的金融系统性风险。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