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工作坊
周文: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 让中国话语唱响世界 写在习近平总书记“5.17讲话”发表一周年之际
2017年05月17日 09: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周文 字号

内容摘要:另一方面,也迫切呼唤中国学者用中国理论阐释好中国实践,回答好中国问题,阐明好中国道路,总结好中国经验,把中国的发展优势转化为理论优势和话语优势,不断增强中国话语的感召力,让中国话语唱响世界,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大课题。用中国理论阐释好中国道路中国话语体系本质上是中国道路的理论表达和话语镜象,只有用中国理论和中国话语,才能向世界阐明中国道路何以能够成功及对世界的意义。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

关键词:哲学社会科学;中国道路;改革开放;中国话语;西方中心论;实践;世界发展;中的中国;中国经验;中国形象

作者简介:

  2016年5月17日,习总书记在繁荣和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指出,“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一年来,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时刻在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者们头脑中回荡。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持续前行,世界正越来越关注中国,也越来越期待世界发展中的中国方案。重温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者应该承担起什么样的使命和历史担当。

  “解码中国”正成为国际社会热门话题

  新中国成立6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坚持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7亿多人口摆脱贫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8500美元。中国用不到40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发展历程,实现从“一穷二白”到建立现代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跨越,实现从物资极度匮乏、产业百废待兴到成为世界经济增长引擎、全球制造基地的跨越,实现从贫穷落后到阔步走向繁荣富强的民族复兴大跨越。历史以超出人们想象的大跨越和大进步,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走出的中国道路作出了最生动和最深刻的诠释。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取得的发展成就,带给中国的是一场千年未有的大变局,带给世界的却是历史坐标的大翻转。这是当今时代最为重大的历史事件,中国的发展成就打破了人类有文字以来的历史记录,也颠覆了西方哲学社会科学的理论阐释模式和理论预期。这样的历史巨变,一方面倒逼着西方学者重新审视和检讨西方主流哲学社会科学的理论假设、逻辑演绎与解释框架;另一方面,也迫切呼唤中国学者用中国理论阐释好中国实践,回答好中国问题,阐明好中国道路,总结好中国经验,把中国的发展优势转化为理论优势和话语优势,不断增强中国话语的感召力,让中国话语唱响世界,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大课题。

  用中国理论阐释好中国道路

  中国话语体系本质上是中国道路的理论表达和话语镜象,只有用中国理论和中国话语,才能向世界阐明中国道路何以能够成功及对世界的意义。阐释好中国道路,必须克服历史虚无主义,坚持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中国实践不能成为西方话语的“搬运工”,更不能成为西方理论的“跑马场”和“试验田”。中国道路的开辟和拓展,与中国发展的独特历程和历史文化传承密切相关。

  黑格尔认为,历史的真正源头在中国,中华帝国最令人称奇和惊异的地方在于它的一切都是自力更生的结果。因此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中国道路才能彰显成就的辉煌性和凸显其世界意义。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来之不易,它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中华民族是具有非凡创造力的民族,我们创造了伟大的中华文明,我们也能够继续拓展和走好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将中国经验提炼为系统化学说

  中国的发展成就不是经典理论预言的结果,也不是对历史上任何一种发展模式的复制。总结中国的发展经验非常重要,这不仅对中国自身发展具有史诗般的历史意义,而且对世界发展同样具有史诗般的历史意义。

  中国发展的经验有着丰富的内涵和更加多维的层面,远远超越西方理论的内涵和指导意义。其一,中国道路丰富了对现代化的认知,突破了传统现代化的路径,体现了推动人类发展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经验证明,现代化并非是西方化,现代化模式也不是唯一的,而是多维的。

  其二,中国对西方的发展超越,其本质是中国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对西方的超越。历史上,中国从秦汉开始的以郡县制代替封建制,完成了在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上对西方的第一次超越,才确立了后来中国在1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对西方发展的遥遥领先。今天,作为21世纪的中国,在发展上再次实现对西方的超越,表明西方面临的危机不仅仅是发展的危机,更是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危机。

  其三,中国经验不但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一方面,中国发展实践对世界经济增长和减贫作出了70%的贡献,使得今天的世界变得更加公平;另一方面,中国经验更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探索,相比西方提供的发展模式,中国方案更具有普适性和认同性。因此,中国经验需要不断梳理和系统化提炼,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

  破除西方中心论的语境

  西方人习惯于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来解读中国,得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的结论。构建中国话语体系,需要我们对西方话语体系进行科学辨析、理性批判,切实改变“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进而消除基于西方中心论的话语对中国形象的歪曲和误判。

  西方学者构建话语体系的一个理论基点是西方中心论,他们将资本主义解释为现代化的唯一途径,并极力向世界推广,并宣称“历史的终结”。可以说,历史上西方关于中国形象的描述大都基于西方中心论的思维模式,即认为西方是世界的中心,中国只是世界的边缘一隅,由此有“远东”之说。

  用西方中心论看待中国的崛起上,西方总是希望世界的中国变成西方的中国,并且融入到西方国家建构的所谓主流价值观,或是被现存的国际社会规范和制度所同化。一旦偏离西方中心论的轨道,西方人讲述中国故事必然任意裁剪中国形象,中国故事成了西方人的“他者”和“被描述的中国”,中国形象由此在西方碎片化、妖魔化。

  中国的迅速发展超出了西方理论和话语的诠释能力,导致西方对中国的判断差距越为越大。事实上,中国的发展成功,正是在不断汲取西方的发展经验和教训基础上取得的,中国的发展并没有脱离世界发展的联系。因此,中国的世界与世界的中国,不是两个相互排斥的命题,而是互为因果、相互促进。

  构建标识性的中国话语概念和范畴

  没有标识性概念和范畴,就会使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缺乏主体性和自信力,更容易陷入西方话语体系的陷阱。中国的崛起对西方概念形成了挑战,中国的崛起和对西方的超越使得西方的概念和学说越来越难以对中国问题提供准确解释。

  当前,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发展面临的任务是,不但要解构西方中心论,更重要的是对哲学社会科学的西方概念进行“术语革命”,进而用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术语“创造性”重构哲学社会科学的基本理论和逻辑体系,既扎根中国大地,突出时代特色,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又融通中外,积极吸收借鉴国外有益的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从而为世界经济发展和世界文明的进步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价值。

  为了向世界展现一个真实、完整的中国,我们在构建中国话语体系时必须反对西方中心论,消除其对中国形象的歪曲,通过中国话语充分展示中国形象和中国魅力。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让中国话语唱响世界。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的思想理论支撑。而这,也是我们广大哲学社会科学者们的重要历史使命。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教授、副院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