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工作坊
牛力:对千里跃进大别山战略决策的研究
2017年09月15日 17: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牛力 字号

内容摘要:这一战略行动,恰似一把利剑插进蒋介石反对统治的心脏,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序幕,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由内线作战转为外线作战,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从而扭转了整个战争形势,为夺取全国胜利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至此,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很明确,就是要求刘邓尽早结束内线作战,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尽早渡过黄河,外线出击,挺进中原,以调动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的敌人回援,彻底粉碎敌人重点进攻,将战争由解放区引向国民党统治区,使全国各地战场转入战略进攻。二、关于刘邓大军实施中央突破,强渡黄河的战略决策在毛泽东以我军的战略进攻打破蒋介石的战略进攻的宏伟计划中,他决定首先由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的中原地区。

关键词:毛泽东;大别山;刘邓;战略;外线;进攻;电报;内线;战争;敌人

作者简介:

   1947年七八月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遵照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强渡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这一战略行动,恰似一把利剑插进蒋介石反动统治的心脏,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序幕,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由内线作战转为外线作战,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从而扭转了整个战争形势,为夺取全国胜利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今天,当我们隆重纪念千里跃进大别山70周年的时候,认真回顾和研究毛泽东对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谋划决策过程和历史经验,有助于帮助年轻一代了解解放战争的历史、了解我党我军的伟大领袖和统帅毛泽东对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卓越历史贡献、了解这一杰出战略作战胜利的奥秘。

  一、关于组织外线出击,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谋划

  早在1936年,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就明确指出,战略反攻“是防御战的最精彩最活跃的阶段,也就是防御战的最后阶段。所谓积极防御,主要地就是指的这种带决战性的战略的反攻”。(《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14~215页)可以说,在战略全局上把战略防御导向战略反攻和进攻,由战略内线作战转入战略外线作战,同敌人主力进行战略决战,最后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是毛泽东、中国共产党人和全军指战员的最大愿望。但是,由于敌强我弱和其他种种原因,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除了举行局部的战略反攻外,在战略全局上都不具备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的条件。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终于赢得了在战略全局上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的条件。此时,毛泽东准确地把握战略反攻和进攻的有利时机,正确运筹“大举出击,经略中原”这一宏谋大略,指挥我军转入战略反攻即战略进攻。

  毛泽东指挥革命战争,历来是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对解放战争打到外线作战的问题,毛泽东早在确定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军队进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谋划。

  1946年6月22日,全面内战爆发前夕,毛泽东在给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等的电报中,就开始考虑刘邓部队外线出击的问题,提出:在内线作战基础上,“如形势有利,可考虑以太行、山东两区主力渡淮河向大别山、安庆、浦口之线前进。”(《毛泽东军事文集》第3卷第284页)

  1946年6月26日内战全面爆发。在我军中原突围后,7月13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政治委员郑位三的电报中,指出:“我党决心粉碎反动派的进攻,争取胜利,取得和平。我中原军之任务是以机动灵活之行动,在鄂豫皖川陕广大地境内,在外线牵制反动派大量军队,帮助我内线作战部队取得胜利,是为作战之第一阶段;然后我内线部队渡淮向南,与中原军会合,夺取信阳、大别山、安庆之线,是为第二阶段。”(《毛泽东军事文集》第3卷第338页)由此可见,刘邓部队向中原进军早已是毛泽东战略部署的中心一环。后来,根据战争形势变化,毛泽东要求刘邓部队“先在内线打几个胜仗再转至外线”。10月29日,中共中央致电刘邓征询意见问:“内线作战,歼灭敌人一半左右,失地大部收复之后,应照前计划以主力向中原出动。此计划约在何时可以实现?”11月1日刘邓在回电中说:“打开局面,收复大部失地,三四月实现此计划是可能的,届时可向南发展。”两天后,毛泽东在一份电报中要求刘邓,“来年春或初夏向中原出击”,并要求他们“须先密筹经费,主要是衣服、油、盐、小菜钱”。还特别强调,豫东一带是将来战略机动的转换枢纽,应加以扩大和巩固。豫东之豫皖苏地区是一个重要的战略区,是将来刘邓大军外线出击、兵出中原的必经之地。可见,此时毛泽东已为刘邓大军向中原出击选好了前进基地。

  1947年1月2日,毛泽东在给刘邓等的一份电报中指出:“根据现在情形,打退敌战略进攻和自己必要的准备,战略出击须在今年6月或更迟一点。”然而半个月后,即1月18日,毛泽东考虑到中原军区部队的困难,要求刘邓提前于5月间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向中原出动。因为“我五师在陕南、豫西、鄂西非常困难,如你们出去过迟即有失败之危险。”(《毛泽东军事文集》第3卷第626页)1月24日,毛泽东再次电令刘邓:“缩短内线作战时间至四月底为止,准备五月开始(包括休整时间在内)向中原出动转为外线作战。”(《毛泽东军事文集》第3卷第638页)后来,由于中原军区部队已经转出豫陕鄂和鄂西北,摆脱了国民党军的“围剿”,3月6日,毛泽东又决定刘邓推迟转入外线作战的时间,除特殊情况外,继续留在黄河以北地区歼灭敌人,然后南下陇海路为有利。

  当蒋介石由全面进攻转入集中兵力重点进攻陕北、山东两解放区以后,陕北、山东两解放区形势十分严峻起来,出现了毛泽东在3月6日电报中提到的“特殊情况”,需要刘邓尽快转入外线作战,配合陕北、山东两战场我军反击敌人的重点进攻。因此,4月27日,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询问他们对刘邓下一步行动的意见,电报指出:“你们对刘伯承、邓小平下一步行动意见如何?(一)出鲁西南及豫东较近地协同你们作战?(二)出中原较远一点配合你们作战,由你们出一部出鲁西南。互相联系?以上两项何者最为有利,盼告。”5月4日,毛泽东在为中央军委起草的给刘邓等的电报中,对整个南线的战略进攻作了通盘部署,指出:“刘邓军十万立即休整,已东(6月1日)以前完毕,已东(6月1日)后独立经冀鲁豫出中原,豫皖苏边区及冀鲁豫边区为根据地,以长江以北,黄河以南,潼关、南阳之线以东,津浦路以西为机动地区,或打郑汉,或打汴徐,或打伏牛山,或打大别山,均可因地制宜,往来机动,并与陈粟密切配合。”(《毛泽东军事文集》第4卷第50页)四天后,毛泽东再次电示刘邓等,指出:“刘邓军仍按中央辰支(5月4日)电争取于已东(6月1日)前休整完毕,已灰(6月10日)前渡河,向冀鲁豫区与豫皖苏区之敌进击,第二步向中原进击”。5月9日,毛泽东又致电刘邓等“要求全党全军首先要面向蒋管区,把战争引向更远的敌后”。至此,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很明确,就是要求刘邓尽早结束内线作战,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尽早渡过黄河,外线出击,挺进中原,以调动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的敌人回援,彻底粉碎敌人重点进攻,将战争由解放区引向国民党统治区,使全国各地战场转入战略进攻。

  通过这段回顾,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决策刘邓大军转入外线作战挺进中原,是毛泽东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在对整个战争形势进行科学分析基础上作出的正确决策。1947年6月,全面内战在中国大地已进行了一个年头。毛泽东认为,经过一年的较量,此时敌人虽然在数量上、装备上仍然占据优势,继续获得美帝国主义大量的军事、援助,且对解放区的重点进攻仍在继续,使我陕北和山东战场局势依然严峻。但是,敌人在被歼112万之后,虽经补充,总兵力仍由430万下降到373万人,特别是战略机动兵力大大减少,不仅被迫由全面进攻转为重点进攻,而且战线太广与其兵力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同时,我党领导的反蒋民主运动蓬勃发展,迅速遍及60多个大中城市,形成反蒋的第二条战线,使蒋介石陷入全民包围之中。我军总兵力上升至195万人,装备大为改善,士气极为旺盛,部队运用毛泽东战略胜仗的作战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广大解放区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使我军后方更加巩固。这一切都显示出,毛泽东从内战爆发前就一直盼望的我军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的时机基本上成熟了。而此时,蒋介石为了挽救其失败,又玩起了他长期从事反革命战争的手法,即把战争继续扭在解放区内打,以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财力,彻底破坏解放区的经济,使人民解放军失去依托,而不得不四处流动,同时又保持国民党军大后方的人力、物力、财力,以便消灭人民解放军。毛泽东早就识破了蒋介石的阴谋诡计,他决心抓住这个有利时机,不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立即指挥我军转入战略外线作战,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大举出击转到战略外线,在外线大量歼敌,可以加快推进有利形势,从根本上改变敌攻我防的形势;可以搅乱敌人的战略部署,调敌回援,即粉碎其重点进攻,又使其无法从容转入战略防御,增大其战略进攻之困难;可以从战略上调动分散敌人,破坏其密集平推战术,造成我打运动战的战机;可以彻底粉碎敌方破坏我解放区的企图,在外线用蒋管区的骨头熬蒋介石的油,加剧其困难和危机,彻底破坏国民党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进一步破坏和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我不能持久的反革命战略方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闫琪)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