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工作坊
葛新权:实体经济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脊梁
2017年12月20日 14: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葛新权 字号

内容摘要:当前,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是一个突出问题,这主要表现在: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凸显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平衡,导致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都存在一些问题和潜在风险。我们需要把握实体经济不同产业与虚拟经济内在的关系,既要平衡实体经济产业发展,又要创造虚拟经济中的制度、政策、监管等满足实体经济产业需要,还要发展虚拟经济。通过加严监管,实现资本向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方向流动,而不是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向资本方向流动,更不是资本的自循环,从根本上解决虚拟经济泡沫风险,促进实体经济稳定、健康、可持续发展,做强国家经济脊梁,实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良性循环,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关键词:虚拟经济;需要;品牌;人工智能;实体经济与;实体经济发展;创新;金融;平衡;风险

作者简介: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是摆在当前一个重大而紧迫的重大问题。1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为2018年经济工作做出部署,提出要确保打赢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防范风险工作取得积极成效。鉴于过去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发展取得的成绩与存在的问题,我们认为,实体经济是国家经济的脊梁,应大力发展,以支撑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 

  一、发展实体经济的意义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在发展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当前,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是一个突出问题,这主要表现在: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凸显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平衡,导致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都存在一些问题和潜在风险。 

  实体经济问题既源于自身创意创新、质量品牌等方面的不足,更重要的是来自虚拟经济潜在的发展风险。一方面,以金融业为代表的虚拟经济在一定程度上脱离实体经济而自循环发展,同时金融业助推房地产业形成较大的泡沫风险;另一方面,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面临问题,如扣除实体经济的平台,真正的实体经济发展后劲不足,发展生态与文化环境急需改进。更值得关注的是,制造业中的一些企业由于创新不足,竞争力弱,利润空间有限,只能在原材料等要素上打折扣,有的以不达标排放来降低成本,生产出质量低或假冒伪劣或侵犯知识产权的产品。结果,实体经济发展不足,不仅自身受到伤害,而且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的发展“瓶颈”。 

  以上存在的现实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失衡。一方面,本来社会资源应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合理配置,但由于虚拟经济吸收大量资本等资源自循环,既挤占了实体经济资本等资源投入,又游离实体经济之外发展。另一方面,金融业游离实体经济的自循环还形成不良的生态文化,对人们的择业观、事业观、财富观、生活观与生命观都产生了较大影响,大量人力和资本都在追逐虚拟经济;对诸如实体经济灵魂的质量、品质、品牌,以及展现“踏实、吃苦、肯干”的制造业文化、工匠精神带来了十分不利的影响,以致一些制造业企业转而发展金融地产,既加剧了滋长的金融和地产泡沫,又使实体经济雪上加霜,经济陷入“入虚脱实”境地,“资金空转”,以致在较弱的实体经济基础上人为形成了较大的金融泡沫。 

  这些现实问题已经引起中央高层重视,有关部门从“金融是政治”理念着手治理,并取得了积极的成效。118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统筹协调金融稳定和改革发展重大问题的议事协调机构。该机构的第一次会议就强调,要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坚持稳健货币政策,强化金融监管协调,提高统筹防范风险能力,更好地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更好地保障国家金融安全,更好地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1120日,习近平同志主持召开十九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制度的意见》,标志着中央着手解决金融监管以及“斯蒂格利茨怪圈”、外汇储备管理体制等重大问题。121日,银监会首次定义现金贷,并划定7条风险底线。同时,有专家学者还建议引入“绿色金融”、“监管科技”,对金融工作加强全方位监管与问责。无疑,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加严金融监管,不管从短期还是中长期都需要做出艰苦的努力,应对各种各样的风险因素和不确定因素,对于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以及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实现我国经济发展战略目标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二、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 

  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关键要解决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问题,进而规避、减弱或消除潜在的风险。这就需要研究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 

  从理论上讲,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有着特殊的辩证关系。原本在人类社会有剩余产品时产生了交换需求,进而等价物出现,因此,以金融为代表的虚拟经济是应实体经济发展需要而产生的,虚拟经济发展伴随着实体经济发展并对其起着积极作用。可见,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构成了国家整体经济中不可缺失、不可分离的两个组成部分。但是,在实际中,准确、合理、有效把握二者的平衡关系,确实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一方面,整体经济是人类社会永续的、动态的和复杂的劳动与生活过程,这种客观复杂性决定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平衡关系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另一方面,人们对这种相对的平衡关系的理解与认识不同,决定了他们的思维、动机与行为不同,产生的结果也不同。因此,只有正确理解追求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相对平衡,才能使它们处于良性循环,不断推进整体经济运行的稳定、健康、可持续发展。否则,二者的恶性循环,将必然对整体经济产生巨大的破坏作用。纵观国内外历史上发生的“泡沫破裂”事件,至今人们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实现相对平衡与如何把握,就成为问题的关键。为此,我们需要研究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相对平衡关系与特点,从而有利于准确把握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关系,使之形成良性循环。 

  首先,实体经济具有品质特征,虚拟经济具有文化特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实体经济最大的特征是满足人类的生命、生理、生活与生产需要,虚拟经济是满足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固然虚拟经济通过创新对实体经济发挥积极作用,但不可否认实体经济是基础。从经济发展时序上说,实体经济呈长期趋势,而虚拟经济呈围绕趋势的波动,当然这种波动代表着激励或势能,也是一种动能,体现出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积极作用。这种波动对应趋势基准应有一个相对合理的幅度,两者表现为统计上均值与标准差的关系,标准差的大小代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相对平衡的度量。从长期发展来看,实体经济的生命力在于其产品的品位等级和质量等级,表现为品质;而虚拟经济的生命力在于其服务与艺术,表现为文化。只有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良性循环,融为一体,才能创造出国家经济的品牌。 

  其次,实体经济具有约束性,虚拟经济具有无约束性。实体经济受市场供求关系,以及各种投入要素等资源、生态环境与技术创新的限制,其发展规模依市场规则是可以预期,并且可以控制的。但虚拟经济则具有预期或非预期放大的正负作用或溢出效应。如建立股市的初衷是把社会分散资金以市场规则集中投入有市场前景的产品与技术上,但股市一旦建立起来后,不同程度上具有“合法赌场”的成分,这也是强调加严监管金融市场,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的缘由;又如同计算机的产生本来是解决复杂计算问题的,结果它改变了世界,以及雷达仿生且放大人类眼睛的功能,让人类实现了太空梦想;再比如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的出现将改变人类的思维与行为(我们也认为,人工智能思考的核心在于计算,人工智能在做选择的时候是基于计算的,它凭借超强的计算能力和记忆力去模仿人,但恰恰是人,人的选择是很难被模仿、被计算的,因此它终将代替不了人类)。因此,虚拟经济原本应实体经济需求产生,而一旦产生后,难免会溢出“游离实体经济外发展”背离现象。也就是说,虚拟经济由于不像实体经济那样受各种投入要素等资源、生态环境与技术创新的限制,其发展动机与规模依市场规则也是可以预期或不可预期,但不是完全可以控制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正确认识这种背离现象。如果把这种背离控制在一定合理范围内,这正是虚拟经济溢出的正效应,以及对实体经济积极作用的体现。相反,不加强监管与控制,这种背离就会自然膨胀,当超出某一阈值后就产生显著的负效应,表现为虚拟经济产生巨大的泡沫风险,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严重失衡,进而对实体经济产生伤害,以致实体经济无法支撑虚拟经济而导致泡沫爆破、整体经济崩盘。因此,正确认识与判断虚拟经济正负作用,以及正、负作用拐点的阈值是十分重要的,进而实现发挥其正作用,抑制或减弱或转化其负作用,即实现虚拟经济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同时积极发展,达到良性循环发展。如“扁鹊三兄弟悖论”,扁鹊善起死回生而传世,他的二哥善疑难杂症而有名,而他的大哥善预防而无名。我们认为,之所以如此,因为预防无法求证,很难让人相信。因此,对虚拟经济进行控制,尤其预控都是很难的,但又是必要的,唯一的选择是严加监管与控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闫琪)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