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全球经济治理
[文摘]陶文钊:中美关系40年的主旋律和战略转型
2019年03月10日 09: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国际展望》 作者:陶文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美关系正常化整整40年,这40年不是轻轻松松走过来的。作为两个历史文化、社会制度、意识形态迥异的国家,两国间有分歧、摩擦,但双方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由于国际形势变化和两国本身的原因,两国关系时有颠簸,甚至大起大落,但总的说来,两国关系是一直向前发展的,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美关系在全球治理中的分量越来越大。可以肯定地说,合作共赢是两国40年关系的主旋律和本质。两国都从健康、稳定的双边关系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也促进了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

  合作共赢是两国关系的主旋律。40年来,中美双方都从双边关系的发展中实实在在获益,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双方的同步获益是两国关系深入发展的有益基础。

  中国从中美关系中的获益,集中在帮助构建对现代化建设有利的国际环境、促进经济增长、反对“台独”势力的分裂活动和扩大人文交流四个方面。

  过去40年,中国聚精会神地进行现代化建设,为现代化建设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是中国外交的主要任务,而其中对美关系是重中之重。美国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所要处理的最大外部因素。过去40年,中国的外部环境尤其是周边环境总体而言是安全的、稳定的,这与中美关系总体稳定密切相关。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面临的困难非常之大,当时中国资金奇缺,技术落后,管理水平低下。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美国的资金进来了。资金不单是钱,它还带着设备、技术,带来了工程技术人员,也带来了先进的管理经验。美国早先转移到东亚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了中国,解决了数亿农民工的就业问题。中国制造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大问题是市场,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相当长一个时期,中国出口产品的近三分之一的最终目的地是美国。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改革开放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中国“入世”后的10年中,充分享受了“入世”带来的市场优势和制度优势,对外贸易每三年翻一番,强劲拉动GDP增长。2001年中国的GDP是1.16万亿美元,占世界不到4%,居世界第6位;2010年达到了5.88万亿美元,占世界9%强,超过日本居世界第二位。这是中国真正经济起飞的阶段。总之,中美经贸合作促进了中国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有利于中国企业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

  美国对台湾的政策是两面的,既承认一个中国,又向台湾出售武器,并因此对中美关系造成周期性冲击。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冲撞一个中国的底线,美方也会表示不满,提出批评,甚至予以严厉谴责。美国无疑是留学的首选之地。例如,2017年中国的留学生总人数为60.84万,赴美留学的人数为35万,超过赴其他各国留学人数的总和。留学生把从海外学到的先进科学知识带回国内,成为国家建设的栋梁之材。

  美国同样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受益者。这主要表现在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及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增进经济利益、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和人文交流扩大方面。

  中美经贸关系发展是互利双赢的范例。2017年,按中方统计,两国双边贸易额达5 837亿美元,是1979年建交时的233倍,是2001年中国“入世”时的7倍多。商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如果不是互利双赢,双边贸易不会发展到这一规模。美国从两国经济关系中获益是多方面的。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丰富了美国消费者的选择,降低了他们的生活成本,如2015年中美贸易平均为每个美国家庭节省850美元;降低了美国通胀水平,为美国实行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提供了较大空间;为美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2015年,美国对华出口和中美双向投资为美国提供了260万个就业岗位;为美国企业创造了大量的商机和利润,2017年中国是美国46个州的前五大货物出口市场之一;还促进了美国的产业升级。中美经贸关系绝不是零和博弈。

  中美两国在能源、环境方面的合作始于小布什时期,2008年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签署的《中美能源和环境十年合作框架》(U.S.-China Framework for the Ten Year Cooperation on Energy and Environment)是一个标志成果。奥巴马政府把应对气候变化置于治国理政的重要议程之中,中美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特别是在2014、2015、2016这三年,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接连发表了三份关于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在每年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中都不断充实双边合作的内容,使应对气候变化成为中美双边关系的一大支柱。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两个能源消费大国、温室气体排放大国的积极作为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促成了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峰会的成功举行和《巴黎协定》的达成。2016年9月,中美两国又率先向联合国提交《巴黎协定》的批准文书,使协定得以及时生效。

  美方同样从与中国的人文交流中获益。美国把中国最聪明的一部分“头脑”吸引过去,他们在美留学期间、在毕业以后所从事的科学研究工作对于美国高等教育保持高水平高质量是一个重要贡献。奥巴马政府时期中美人文交流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双方建立了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拓展了在教育、科技、文体、旅游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尤其是互派留学生的工作得到较大发展。美方启动了“十万美国人留学中国”计划,国务院还推动成立了“十万强基金会”(100K Strong Foundation)促进美国学生来华留学;中方则提供了3万个名额的交流机会。据统计,目前在美国的留学生中约有三分之一(35万人)来自中国,他们缴纳的学费也成为美国教育经费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曾经留美或已经留美的中国科学家和工程师也对美国的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美两国的合作也是对国际社会的贡献。两国在防扩散方面的合作维护了国际防扩散体系;在G20中的合作帮助国际社会克服了金融危机,中美两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双引擎”;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帮助国际社会走出哥本哈根峰会后的阴霾,开辟了应对气候变化的灿烂前景。历届美国政府曾多次如此表示:没有中美两国的合作,任何重大国际问题都难以解决。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中美关系出现了新情况。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1月发表的《国家防务战略报告》,颠覆了冷战结束后历届美国政府的共识,对国际政治形势、对中国作出了新的判断。特朗普政府还挑起了针对中国的前所未有的贸易摩擦。这些都表明,美国对华政策正在发生实质性转变。

  但是,笔者不认为中美两国可以“脱钩”。在过去40年中,中国进行了巨大努力,以对外开放促进、倒逼改革,积极参与全球化。中国既从全球化中获益良多,也为全球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如今中国经济已经深深融入世界经济,全球经济也已经深度一体化了。今天全球的产业链是几十年来根据市场规律自然形成的,是通过优胜劣汰、竞争、选择、组合形成的,其惯性之强大绝非一国的权力所能左右。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最大的外贸大国,是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两国之间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程度已经很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想割断就能一刀两断的。尽管现在双方有贸易争端,而且以后还会有,但是笔者认为,经贸关系依然是两国关系的稳定器。

  笔者也不认为中美关系会走向“新冷战”。冷战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历史现象,它最基本的两个特征是意识形态的对立和集团对抗,这两个特征现在都不具备。特朗普实际上是冷战后美国历任总统中最不重视意识形态的。美国的盟国体系本来是其维护全球霸权地位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支柱,但特朗普对它恰恰不予重视,并以“美国优先”的利己主义一再得罪盟国、羞辱盟国,公开争吵,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美国的盟国各有各的利益,不可能结成一个共同应对中国的“统一战线”。最近一个时期中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关系的改善就是有说服力的例子。既然不具备意识形态对立和集团对抗的特征,就不应将中美关系的走向与冷战扯到一起。

  由于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中美关系正进入一个战略转型时期。在这一时期,两国仍然是既有合作,又有分歧,但竞争和博弈成为两国关系的新常态。这种竞争是全方位、多领域的,在不同的阶段可能有不同的表现,也可能一方面的竞争刚刚消停,另一方面的摩擦又尖锐起来,甚至可能同一时间有不止一个突出问题。这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过渡时期,是一个战略不确定时期,在竞争和博弈过程中,两国还会有合作,会有相互调适、相互妥协。这个时期可能延续相当长时间,比如一二十年,通过这个过程会形成中美互动的新模式。

  当年邓小平把中美关系正常化作为整个改革开放大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让中美关系服务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历史已经充分证明,这个设计是完全正确的。今后我们仍然要努力缓和摩擦,管控竞争,努力维护中美关系的稳定。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原题《合作共赢四十年:中美关系的回眸和前瞻》,《国际展望》2019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文齐/摘)

作者简介

姓名:陶文钊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原文标题.pn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