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文摘
[文摘]林子力:论联产承包责任制论联产承包责任制
2019年01月01日 12: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林子力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场极其广泛、深入的变革正在中国农村进行。农村变革的基本潮流,就是被泛称为农业生产责任制的社会主义农业合作经济新形式的形成和发展。它的具体形式不一,主要的是联产承包;联产承包又有多种形式。它们经历了实践的锤炼和不断演变,正在趋于成熟,走上稳定发展的轨道。

  党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报告指出:“多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进一步解放了生产力,必须长期坚持下去,只能在总结群众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逐步加以完善,决不能违背群众的意愿轻率变动,更不能走回头路。”

  适应这样的形势的需要,对于联产承包这种从我国国情出发而创造的社会主义农业合作经济的特殊的新形式的存在根据、性质和发展完善的规律性作出科学的说明,已成为一项迫切的任务。

  在当代社会主义的世界性实践中,农业经济形式的创造和抉择,一直是个难度较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所进行的牵动8亿人的范围宽广、内涵深邃的实践进行科学研究,不仅为这一实践的继续向前所必需,而且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上,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社会主义农业合作经济新形式的形成和对于旧有模式的扬弃

  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发展及演变。农业生产责任制可以划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不联产的责任制。另一种是保留工分的联产责任制。其具体形式有“定产到组”、“包产到户”、“联产到劳”等。再一种就是取消了工分的联产责任制。这就是被称为“大包干”或“包干到户”的形式。它的特征是直接由承包产量指标决定承包收入,即直接的联产计酬,不再拐工分这个弯。现在,包干与联产到劳相比,后者所占的比例在缩小,前者所占的比例则不断增大。这种或那种责任制,是生产关系的具体形式。上述三种类型,就是以此来划分的。

  责任制各种形式发展演变过程的特点是:从不联产到联产,从联产到组到联产到劳、到户,从通过工分拐个弯联产到直接联产。责任制发展、演变的这种过程,在许多地方大体上都是一致的。尽管时间有先后,细节有差异,但就其历程的基本方面来说,却十分相似。这说明,责任制的发展和演变,有其自身的规律,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它作为一个历史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

  我国农村生产力和我国农业的特性及其要求。把握中国农业的情况,首先需要对现阶段我国农村的生产力有一个总的、恰如其分的估计。不论从生产力的状况来看,还是从耕地、人口、地理位置、气候类型等对我国农业的影响来看,都可以归结出两重特性。把握中国农业的情况,关键就在于把握两重特性及其所导致的两个方面的客观要求:一方面是分散独立的劳动;另一方面是国家和集体对于生产过程的控制协调。因此,分田单干,个体经济的路子当然走不通;而那种排斥分散独立的劳动,只要集中统一的模式,也是不适合我国国情的。新的形式已经被广大农民创造出来,这就是联产承包责任制。

  联产承包责任制恰恰适应了我国农业的两个方面的要求:一方面是分散独立的劳动;另一方面是国家和集体对于生产过程的统一控制。用现在大家习惯的语言,即一方面是“分”,另一方面是“统”。作为联产承包制的核心的“包”,是分和统的结合体,没有分就不能包,没有统就不是包。包,把分和统巧妙地联结起来。“统”又有两重涵义:对生产过程的控制是第一重涵义的统,凡是包就必须有这种统;某些生产要素的统一使用,或某些生产环节的统一安排是第二重涵义的统。这种统的有无或多少,主要依社会化生产手段的有无或多少而定,具有很大的灵活性。这种灵活性使得联产承包制适用的范围宽广。能够适用于经济落后的地区,也能适用于比较发达的地区,这正说明它是一种便于继续前进的生产关系具体形式。

  二、“统”“分”结合的生产过程

  联产承包制作为适应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农业合作经济的新形式,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它所呈现出来的一些经济现象,尤其是劳动分散到一家一户进行,劳动报酬不通过工分而直接为个人从产品中获得这样两个独特的经济现象,容易使人迷惑。因此,为说明这种经济形式的性质及其规律性,必须对它的内在过程进行剖析。

  土地的包种,是采取这种形式的农业合作经济生产过程的出发点。

  土地的包种。集体所有的土地之所以要按劳或分户包种,是由我国农业生产力的两重特性及其导致的“统”与“分”两个方面的要求决定的。概括起来,无论是按人口、按劳力还是按人劳比例,无论是从土地的数量还是质量来看,都必须是均等的。均等作为联产承包经济生产过程的出发点,对于整个生产和分配过程,具有深刻的影响。

  资金的使用。投入土地的资金,是农业的重要物质生产条件。首先是固定资产。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耕畜和普通农具,二是大型的农业机械、运输工具和水利设施等等。前者适合于分散独立使用;后者则为社会化的生产手段,适合于集中使用。联产承包以后,各承包者拥有流动资金的多少,主要取决于他们自己的积累。对于各承包户的资金投放,就要着眼于投入承包经济的那一部分。在划分了以上两个界限之后,可以看到,承包经济中,各承包者之间,在土地以外的物质生产条件上,也是基本均等的。

  分散、独立的劳动和劳动者的联合。生产手段的分散使用,同时也就是劳动成为分散、独立的劳动。 联产承包具备联合劳动的特征,是联合劳动的一种形式。在当前我国的农业中,社会主义联合劳动又怎么能够与非社会化的独立劳动的方式相适应呢? 第一,如果单纯地只就农村中非社会化的劳动方式来说,那么,个体经济是能够与之相适应的。联产承包制既保留了独立劳动,又实行了劳动者的联合,是能够适应两个方面要求的一种联合劳动的特殊形式。第二,劳动者的联合,决不仅仅是农业外部的要求。与大量的非社会化劳动方式并存,若干生产项目和生产环节的专业化和分工基础上的协作,在相当一些地区,已经有所发展,只是在数量和水平上很不一样,上述联合劳动的特殊形式,是符合这种发展要求的。

  两层决策。分散、独立的劳动和劳动者的联合,在合作经济的实践中,表现为经营上的“统”、“分”结合,两层决策。不少同志以为,联产承包制,特别它的比较纯粹和典型的形式即“大包干”,不存在集体的统一经营。事实并不是这样。包括“大包干”在内的联产承包制,其经济活动的基本的决策,是由集体统一作出的。除了基本的决策之外,还有许多具体的决策,在生产过程的进行中,根据气候变化和作物生长等情况,还需要许多临时的决策。这些决策,都由各承包户独立作出。总之,劳动者的联合与独立劳动的统一,或者说“统”、“分”结合,两层决策,都是一样的意思,表明联产承包经济的生产过程的基本特征。联产承包统分结合的本质,是要求集体和个人两层决策两层经营的。

  三、联产计酬的分配形式

  联产承包制以其典型的形式即“大包干”为代表,产品的大部分不通过工分而直接为个人获得。对于这种现象的科学的解释,迄今为止,仍然作为一个难题摆在人们的面前。

  对于个人直接占有产品这一现象的种种解释。当人们谈到这种现象时,常常引用流行的“三句话”,即“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是自己的”。然而,对于这三句话,却有截然不同的解释。一种是认为,这正是单干即个体经济的特征。至少是和单干没有多大差别。另一种是认为,这是按劳分配的进一步实现。还有一种解释,即认为“大包干”的分配是“按合同分配”。可见,联产承包制的典型形式,即“大包干”的独特分配形式及其实质,迄今为止,还没有被揭示,更谈不上得到充分的论证了。社会主义农业合作经济的新形式的创造、推行、完善和稳定发展是一场规模宏大的社会实践,它的性质如何,是全国上下都很关切的。弄清它的性质,并从而掌握它的发展规律,对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我国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都是迫切需要而且有重要意义的。

  从“劳动日”制度到“联产计酬”。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分配形式是“联产计酬”。如果说,按“劳动日”即“工分”计酬是与集中进行协作的生产过程相适应的分配形式,那么,联产计酬则是与承包制即统分结合的生产过程相适应的分配制度。承包是联产的前提。伴随着承包制的实行,联产计酬取代劳动日制度是一个必然的过程。经过多少年实践的探索,我国农民终于创造出来联产计酬制,并且已经在相当广大的范围内替代了工分制。

  联产计酬的“产”——“标准产量”。联产计酬的“产”,不是实际产量,也不是计划产量。可以把它叫做“标准产量”。标准产量是依据承包地亩在正常状况下过去几年的平均实际产量加可靠的增产潜力来规定的。标准产量的实质,是在一个集体内耕种承包地亩必须付出的平均劳动量。标准产量不同于作为计量筹码的工分或劳动日,它本身就是一个客观的尺度,既不用定额也无须“评”,用它本身就可以直接衡量,并且非常简便:标准产量乘上集体提留的百分比,即是集体提留的量。标准产量扣去集体提留量,再减农业税,即等于承包者额内劳动的报酬;如果他超产,加上超产数,亦即超额劳动的报酬量,就等于他的全部承包收入;如果他欠产,则须减去欠产数,才是他的全部承包收入。标准产量规定下来之后,不仅集体提留和社员承包收入的量由其衡量决定,而且集体义务的承担和其他一些分配项目,也以它为依据。总起来说,标准产量是联产计酬的中心环节。联产计酬就是按标准产量计酬。

  按标准产量计酬与按劳分配。在联产计酬的承包经济中,尺度就是标准产量。各承包者的劳动经过集体统一用标准产量衡量以确定它的量,各承包者据以取得劳动的报酬,这就是实质上的等量劳动交换,亦即按劳分配。

  联产计酬的分配过程在形式上的独特性。一般说来,合作经济中的产品分配,总是表现为集体先占有产品,经过扣除,然后分配给个人。可是联产计酬特别是直接联产计酬以后,却反过来表现为个人先占有产品,然后向集体交纳。这种形式的独特,是由于劳动过程的分散。和生产过程的特殊形式相适应,分配过程的独特形式是必然的。联产承包制的生产过程表现着统和分的统一,这里看到的分配过程也同样如此。先是集体统一制定标准产量和提留比例,后则表现为各承包户按合同分别交纳。因此,说 “大包干”即直接的联产计酬完全取消了集体的统一分配,是不符合实际的。

  合作经济内部的按劳分配与社会范围的等价交换。联产计酬,是实行承包制的合作经济内部按劳分配的具体形式。前面提到过,按劳分配是从生产领域开始的等量劳动交换在分配领域的继续,在商品生产条件下,按劳分配还必须通过等价交换才能得到最后的实现。联产承包之后,伴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和商品率的提高,我国农业将越来越普遍地脱离自给和半自给性的经济状态,向社会化的生产方式迈步。它与整个社会经济生活的联系将越来越紧密。党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报告指出:“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和农民经营管理能力的提高,必然会提出新的各种联合经营的要求。我们要真正按照有利生产和自愿互利的原则,促进多种形式的经济联合。可以预料,我国农村在不太遥远的将来,一定会出现有利于因地制宜地发扬优势,有利于大规模采用先进生产措施,形式多样的更加完善的合作经济。”

 

  (林子力,1925年生,理论经济学家。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1982年第4期,原文标题《论联产承包责任制论联产承包责任制——中国社会主义农业合作经济的新形式》。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文齐/摘)  

作者简介

姓名:林子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