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文摘
[文摘]刘敬东:WTO改革的必要性及其议题设计
2019年03月01日 09: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国际经济评论》 作者:刘敬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当前国际形势下,WTO体制改革已箭在弦上。在综合研究和分析当前国际贸易关系发展的脉络和轨迹后,笔者认为,WTO面临生死存亡危机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以下三方面。

  第一,中国等新兴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打破了世界经济原有格局,美国等传统西方经济强国竞争优势下降,全球贸易利益分配发生历史性变化,WTO体制及其规则体系未能作出调整加以适应,导致各方均表示不满。

  第二,科学技术的进步对全球市场特别是制造业造成巨大影响,全球产业布局及劳动力市场急剧分化,而大多数国家政府未能及时作出有针对性的经济政策调整,生产力严重下降、失业率上升,导致国内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势力抬头,对奉行贸易自由化的WTO多边贸易体制形成巨大冲击和破坏。

  第三,WTO的成立并未改变其前身GATT固有的“契约”性质,未能成功转变为全球贸易治理组织,缺乏现代治理所应当具有的权威性和高效率,导致全球贸易政策及规则制定严重滞后,其体制机制日益僵化,直至濒临死亡边缘。

  以上三方面的因素,导致WTO当前面临的生存危机,WTO改革的必要性也在于此。尽管存在以上问题,甚至是严重缺陷,应当强调的是,WTO体制在当前乃至未来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仍不失为支撑国际贸易运行的全球性体制,其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及其法律规则体系将依然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其奉行的推动贸易自由化宗旨、最惠国待遇和国民待遇原则、以规则导向解决贸易争端等基本原则和理念,仍然闪烁着人类智慧和国际法治进步的光芒,不仅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而且在WTO改革中必须坚持并强化。WTO改革就是解决WTO多边体制前进道路上遇到的问题,说到底,这些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应以发展的思路和眼光来解决,并非将WTO多边贸易体制推倒重来。对此,应当保持足够的清醒。

  如果说国际上对于WTO改革的必要性已经基本达成共识的话,那么在WTO改革的价值取向上,各主要贸易体之间则存在着巨大争论。综合来看,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种观点或立场。

  一是美国提出的“互惠”或“对等”贸易原则。美国政府认为,WTO现行体制对美国而言是不公平的,导致美国在国际贸易领域长期处于巨额逆差状态,而对于国有企业补贴、知识产权保护、社会倾销(劳工保护标准问题)等问题,WTO规则不能做出有效规制,争端解决机构越权裁判,对美国有失公允,包括争端解决机制在内的WTO体制必须按照所谓“互惠”或对等原则进行彻底改革,以满足美国的要求。为此,美国不惜多次动用成员方权力阻止WTO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致使该机构运作几近瘫痪。

  二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广大发展中成员提出的坚持WTO基本宗旨和原则、支持WTO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改革取向。中国始终认为,面对21世纪国际形势的新变化以及出现的大量新问题,WTO应当作出与时俱进的回应,因此改革是完全必要的,但WTO体制所奉行的基本宗旨和原则不能改变,WTO规则体系及争端解决机制需要在改革中强化,使其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形成更为有效的制约,而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更不能成为某些国家为一己之利而设计的陷阱。

  三是以欧洲、加拿大、日本等主要经济体为代表的折中派国家奉行的“中间路线”。这些国家一方面反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做法,主张维护WTO多边贸易体制;另一方面在国有企业补贴、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与美国的立场相似,主张WTO应以此为改革的重点。尽管它们不同意美国阻挠WTO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的做法,但又提出应事先满足美国要求的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具体方案。

  毫无疑问,美国作为世界上第一强国,对WTO改革的态度及其价值取向颇受世人关注,但恰是美国政府对WTO的核心宗旨和基本原则提出了挑战。美国对WTO改革的价值取向,实际上是对WTO多边体制以及赖以建立的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等基本原则的挑战,是对WTO法律规则体系的挑战。以这种价值取向引导WTO改革的后果,无疑是对该体制的全面否定。

  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以及美国施加的巨大压力,以中国为代表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提出坚决维护WTO多边贸易体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主张,认为WTO改革必须以此为核心通过平等协商制定WTO改革方案,并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改革,使之适应国际形势及国际贸易的新发展。为此,WTO改革应当坚持以下三项原则。

  第一,坚持和维护WTO的根本宗旨和基本原则。维护WTO的推动贸易自由化的根本宗旨,及为实现这一宗旨而确立的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等基本原则,是WTO改革应有之义,如果偏离WTO的宗旨和基本原则,将所谓“公平”作为改革的目标和该体制的基本原则,就无异于动摇WTO多边贸易体制的根基。

  第二,维护发展中国家合法权益原则。维护发展中国家合法权益是WTO的基本宗旨。在此次WTO改革中,维护发展中国家合法权益是一项突出而重要的改革内容,也是各方争执的焦点。为打破僵局、推动改革,笔者建议,中国可提议采取“双轨制”的办法,解决当前的矛盾和对立。

  第三,坚持发扬民主与提高权威与效率相结合的原则。一方面,“协商一致”总的原则不能动摇,这是WTO民主化的体现,也是WTO合法性的基础。另一方面,WTO必须提高管理的权威与效率,以适应其由“契约性”组织向现代化的全球贸易治理组织的转变。

  改革议题设计是WTO改革的前提,是WTO改革最终成功的基础,预示着WTO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方向,中国应当本着捍卫自身核心贸易利益、追求各方共赢的方针设计自身的议题,寻求与大多数WTO成员方在改革议题方面的最大公约数,为WTO最终达成改革方案奠定良好基础。通过三个阶段的改革,使得WTO摆脱当前生存危机,适应21世纪国际经济法规则发展方向,进而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典范。

  当前,国际上普遍关心中国即将提出的WTO改革方案。议题设计是中国方案的核心和重要步骤,中国提出的改革议题能否与其他WTO成员的建议相互协调、并回应国际上的普遍期待,是WTO能否顺利开展改革谈判的前提。

  在这方面,中国应当本着支持多边体制、捍卫自身核心贸易利益、追求各方共赢的方针设计自身的议题,寻求与大多数WTO成员方在改革议题方面的最大公约数,为WTO最终达成改革方案奠定良好基础。本着先易后难、循序渐进原则,笔者认为,中国应提出以下三个阶段的WTO改革议题方案。第一阶段改革议题:WTO投票权制度、争端解决机制、透明度。第二阶段改革议题:反倾销和反补贴规则、农产品补贴、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第三阶段改革议题:国有企业与竞争法规则、国际投资法规则、互联网交易规则、国际贸易与可持续发展规则、国际贸易与人权规则。

  当前,国际关系正面临百年不遇之大变局,而WTO的危机正是这场变局中的一个重要指征。从这个意义上讲,WTO改革不仅关乎WTO体制自身的生存与发展,更关乎全球治理在21世纪的成功及人类文明的进步。WTO改革涉及各方根本利益且各方立场迥异,无疑是一项艰难的系统工程。议题设计是WTO改革的前提,是WTO改革最终成功的基础,预示着WTO多边贸易体制的未来发展方向。尽管面临巨大困难,但中国应积极作为,推动WTO成员方在这方面尽早达成最大限度的共识,为WTO改革的最终成功做出应有的大国贡献。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中国法学会WTO法研究会。《国际经济评论》2019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文齐/摘) 

作者简介

姓名:刘敬东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中国法学会WTO法研究会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