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史
[文萃·连载2]“有限”与“无限”之间:摊还规则的偿债逻辑
2018年04月14日 14:48 来源:《中国经济史研究》2018年第2期 作者:娄敏 字号
关键词:风险;有限责任;债务清偿;无限责任

内容摘要:摊还在清代至民国的借贷关系中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专门处理资不抵债的债务清偿问题。生存伦理是迫使债权人准许摊还与忍受损失的道德压力;信用资本是部分债务人拒绝摊还与承诺清偿债务的根本原因。这既是对窘迫债务人的怜悯,又是要求债权人共同分摊信贷市场风险的表现。与现代《破产法》相比,摊还规则的实践过程,体现了“暂时性”有限责任与“永久性”无限责任的有机结合,更好地满足了不同经济处境下借贷双方的利益诉求。

关键词:风险;有限责任;债务清偿;无限责任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有限”与“无限”之间:摊还规则的偿债逻辑——以江津县债务类司法档案为中心

  (

    二、摊还的变形:信用危机下债务人的选择

  在摊还过程中,借贷双方需要签订契约,即“允单”,债权人主动放弃部分债权利益,中人将债务人的净余资产以一定的比例来偿还债权人。表面上,摊还是一种保护债务人的有限偿还机制。然而如欧中坦所言:“没有什么是在纸上完成的。”因此讨论“摊还”的内涵,必然要对当事人的利益诉求及行为逻辑,作细致考察。本部分以1823年巴县的杨丰德案与1913年江津县的古作霖案为典型案例,来阐释摊还的过程与特征。

  (一)摊还之外立“私约”

  自1823年至1824年,丁大明和杨光明因借贷纠纷把杨丰德、钟永发告到官府。丁大明和杨光明是债权人,钟永发是债务人,借贷双方是姻戚关系。杨丰德受钟永发之托,是处理摊还事宜的中人。人物关系如图1所示。

  此案之所以典型,主要是因为它存在着与“摊还”之书面规则相背离的两个异常现象:一是未经协商的摊还;二是缓期清偿。1823年12月19日,丁大明递交了第一份状书,讲述了自己与钟永发之间的两次借贷关系:1821年11月,经营木商生意的钟永发向丁大明借银100两,年利率为20%。1823年7月25日,钟永发再借50两。债务到期时,钟永发资不抵债,委托中人杨丰德主持摊还事宜:出售田产,分偿债。丁大明怀疑杨丰德虚报债务总额,并强制债权人同意摊还。债务人与中人在未取得债权人许可的前提下,擅自决定摊还债务,违背了摊还的习惯规则。

  中人杨丰德作为经办人是众矢之的,始终是本案的首要被告人。另外,清末民初的习惯调查表明,摊还应是通过“一次性”的有限偿债来结束借贷关系的,但本案的奇怪之处是,摊还过后,丁大明依然控诉债务人钟永发拖欠本利。1824年2月15日,巴县知县遣役票传原、被告及证人,但被告与证人均未到案。丁大明联合另一位债权人杨光明再次状告,被告人数从2人增加到6人。该状书重点描述并证实了杨丰德等人的“舞弊”行为,详情如下:

    

  结合1824年2月21日丁大明的状书可知,1822年(道光二年八月初二),“(钟永发)倒账躲匿”,那么,上文所谓“八月初五,楚给蚁钱”,应是双方约定的还债日期。需注意的是,这段状词还生动地描述了债务摊还过程中出现的四个“小插曲”。其一,杨丰德主持债务摊还时,确实没有征求所有债权人的意见,因而发生众人“鳞控”现象。其二,摊还之外再立“私约”,为防止杨光明和丁大明禀文状告,杨丰德“嘱蚁勿禀”,由他来担保偿债,但需要卖业偿债,方可“陆续清楚”,于是原告二人被劝阻下来,且答应来年二月(即1823年2月)收取全额本利。其三,杨光明、丁大明二人没有收钱,却立了一份假收据付与杨丰德,是为了让杨、丁两人从杨丰德案中撇脱。其四,这份假收据理应归还杨与丁,杨与丁却发现归还的收据居然不是真的假收据而是一份假的假收据。最终,伪造契约的所有参与者都成为被告方。

作者简介

姓名:娄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