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史
[文萃·连载4]有限”与“无限”之间:摊还规则的偿债逻辑
2018年04月14日 16:02 来源:《中国经济史研究》2018年第2期 作者:娄敏 字号
关键词:风险;有限责任;债务清偿;无限责任

内容摘要:摊还在清代至民国的借贷关系中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专门处理资不抵债的债务清偿问题。生存伦理是迫使债权人准许摊还与忍受损失的道德压力;信用资本是部分债务人拒绝摊还与承诺清偿债务的根本原因。这既是对窘迫债务人的怜悯,又是要求债权人共同分摊信贷市场风险的表现。与现代《破产法》相比,摊还规则的实践过程,体现了“暂时性”有限责任与“永久性”无限责任的有机结合,更好地满足了不同经济处境下借贷双方的利益诉求。

关键词:风险;有限责任;债务清偿;无限责任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有限”与“无限”之间:摊还规则的偿债逻辑——以江津县债务类司法档案为中心

    (

  四、无法消灭的债权

  摊还,是传统中国乡村社会中民间自发产生的债务偿还机制,通常意义上,债务人的确到了山穷水尽和资不抵债的地步,债权人才会给予“垂怜”之情,即允许借贷金额“按摊收”。这与债权人内心对“清偿”债务的诉求背道而驰。摊还偿债机制侵犯了债权人的利益,受道德舆论绑架的债权人,虽在特定情境下被迫同意摊还,但余债在他们内心是无法消灭的,一旦时机允许还会向债务人再度追还。

  (一)“暂时性”的有限责任

  1921年5月20日,九如镇的黄金茂以“为抗不履行,乘死狡拖恳传讯追”为由,把债务人之子李生民告到了官府。借贷关系之缘起还应从4年前说起。1917年旧历8月,李生民之父李双成借黄金荣“生银一百两正”。借约如下:

  每年利谷为五石正,按照谷价3.7两/石计,则年利率约为18.5%,并且李双成以名为“大柏岩厂口厅屋基”的全业作抵押。若日后不能偿还本利,则任随债权人占有抵押物的使用权、处分权与收益权。由此,借贷关系形成。

  黄金荣和李双成之间的借贷,属谷息型抵押借贷。1918年,黄金茂收李双成利谷五石,折钱支付。1919年李双成病故,其子李生民主持家政。黄金荣凭借约多次讨债,但始终分文不得。1921年,黄金茂请团甲评理,查验契约后,团甲要求债务人偿债。李生民不服仲裁。于是黄金茂向官府递交状书,详情如下:

  虽说借贷是以田产作抵押,但即便债务人一再欠债不还,债权人也不能“直接支配”抵押品,所以,黄金荣只得向官府求助,此外他还在状书中强调如今的李生民家境殷实,财力雄厚,早已具备偿债能力。起初,县知事对黄金茂的控告持怀疑态度,拒绝审理此案。之后,黄金茂再次递交诉状,且提供了证明借贷关系属实的关键信息,如作成人李荣陞、见交人黄海亭以及借约抄件。人证、物证齐备,黄金茂所述不虚。1921年5月20日,黄金茂照章缴纳诉讼费银3两,照当时的谷价,可折一石谷,足够成年人半年的口粮,黄金茂甘愿支付这么多的诉讼费用,一方面可证明此案绝非虚告,另一方面也暗示出黄金茂对胜诉具有相当大的把握。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借贷属实,且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且债务人之子确有偿还能力,在这是非对错一目了然的情境下,李生民为何以其孀母的名义进行辩诉呢?1921年7月11日,43岁的李陈氏向官府递交了辩诉状,李陈氏即已故李双成之遗孀、被告李生民之寡母,在此辩诉状中,李生民为代诉人。在其状书中,他们详细阐述了李双成与黄金茂之间借贷关系之发展始末。

作者简介

姓名:娄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