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凯恩斯:宏观经济波动和理性预期无关
2016年10月19日 10: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业安 字号

内容摘要:短期预期假定是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以下简称《通论》)的核心元素。阿克洛夫的诺奖致辞是对凯恩斯《通论》第十二章思想的完美诠释,而恰恰这第十二章却被主流经济学长期轻视和忽略。

关键词:凯恩斯;通论;学派;预期;宏观经济学

作者简介:

  短期预期假定是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以下简称《通论》)的核心元素。那么,凯恩斯为何非得做出这个假定?众所周知,凯恩斯所处的经济学环境是一个以马歇尔为中心的新古典阵营,而新古典范式的核心就是理性经济人假定。后来所谓的理性预期学派无非是解决了充分理性的动态建模问题,就思想来说并无进步。其实,在凯恩斯的《通论》中,早就有了相关的论述,只不过凯恩斯认为理性预期的思想是错误的,所以并未对其重点论述。大概是后来的许多人并未认真通读《通论》,所以忽略了凯恩斯与理性预期之间的血脉相连。

  凯恩斯的《通论》有一个明确的逻辑前提,即未来是不确定的。这比奈特早,现在不清楚奈特是否受到了凯恩斯的影响,但对不确定性予以严肃认真的对待,经济学家中凯恩斯是第一人。但凯恩斯显然比后来的奈特更高明些,因为凯恩斯已经意识到,仅仅注意到不确定性是不够的,因为假如坚持新古典理性经济人假定,那么人们可以在不确定的条件下做出理性预期,结果不确定性就变得不重要了。这正是后来理性预期的处理思路。而凯恩斯显然预见到这种可能性,从而提前把这条路径给堵死了。于是,凯恩斯引入了第二个重要的假定:当事人的认知能力有限。乍一看还以为这是行为经济学家的通用术语,其实不然,凯恩斯的《通论》里真的是这么说的。他写道:“不论在个人事务还是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中,影响着将来的人的决策都不可能单纯取决于精确的数学期望值,因为,进行这种计算的基础并不存在。推动社会的车轮运行的正是我们内在的进行活动的冲动,而我们的理智则在我们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在能计算的时候,加以计算,以便作出最好的选择;但以动机而论,我们的理智却往往退回到依赖于我们的兴致、感情和机缘的地步。”(《通论》第166页)

  凯恩斯上述这段话信息非常丰富。首先,人们有可能理性预期(即针对未来的精确的期望值)。其次,很可惜,这种理性预期实现不了,因为缺乏当事人的理性基础,即当事人认知能力不足。最后,无视理性预期,直面有限理性,才是人间正道。理性预期学派不过是用一堆数学公式,把凯恩斯丢弃的东西重新捡起来。而西蒙、阿克洛夫以及现代行为经济学家则还原了凯恩斯的思想本色,开始试图让经济学走向正道,但这势必触动经济学家阵营里的既得利益者,所以被屡屡排斥。要知道,理性预期假定已经构成宏观经济学中新古典学派、新古典综合派、新凯恩斯学派等的核心。

  凯恩斯为了阐述清楚他与新古典范式完全不同的思想,特地辟出第十二章来,用整整一章论证长期预期状态的性质。第十二章实际上主要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关于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是关于经济波动的,但两部分内容又是相通的,那就是落脚于投资行为。凯恩斯对投资行为的分析几乎是一个标准的行为经济学思路。

  首先,从资本市场来说,投资会受到群体心理的影响,“市场会为乐观情绪或悲观情绪的浪潮所支配”。(《通论》第157页)并且市场上无论是专业投资者还是投机者都缺乏远见和长期理性预期,“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在实际上所关心的主要并不在于对投资项目的生命周期的可能的收益作出优质的长期预测,而在于能比一般群众早一点看到根据成规而得出的股票市场价值的改变为何”。(《通论》第158页)专业投资者和投机者的短视行为将市场上的投资演变为一种击鼓传花的游戏,“斗争好像是一种‘叫停’的游戏,一种‘传物’的游戏,一种‘占位’的游戏——一种消遣;在其中,胜利者属于不过早或过晚‘叫停’的人,属于在游戏结束前能把东西传给邻近者的人,或在音乐停止前能占有座位的人”…… “或者,把比喻稍加改变,专业的投资者的情况可以和报纸上的选美竞赛相比拟”。(《通论》第159页)这就是凯恩斯“选美”理论的由来。

  其次,如果仅仅把凯恩斯的选美理论理解成股票投资指南,那就大错特错了。凯恩斯实际上是通过投资行为的分析来理解经济波动,“我们积极行动的很大一部分系来源于自发的乐观情绪,而不取决于对前景的数学期望值……我们大多数决策很可能起源于动物的本能——一种自发的从事行动、而不是无所事事的冲动;它不是用利益的数量乘以概率后而得到的加权平均数所导致的后果”。(《通论》第165页)对凯恩斯而言,恰恰是人的动物精神带来了宏观经济波动,这和理性预期无关。难怪阿克洛夫在诺奖致辞中,对凯恩斯推崇备至,“对于我来说,不对称信息的研究是实现这一梦想的第一步。这个梦想就是发展于凯恩斯《通论》精神的行为宏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从此将无需再忍受新古典综合派的‘自我论证’”。阿克洛夫的诺奖致辞是对凯恩斯《通论》第十二章思想的完美诠释,而恰恰这第十二章却被主流经济学长期轻视和忽略。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