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李慎明论金融危机] 国际金融危机再次证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强大生命力
2017年07月15日 11:03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李慎明 字号

内容摘要:在经济全球化也可以叫做金融全球化的今天,美国如同是全球金融之心脏,几乎世界各国、各个城市都布满美国吞吸其血液的大小血管。从高新技术创新实现经济转型看,在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以国际垄断资本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同样是最终在全球范围内减少劳动收入、增加资本收入,进而加剧生产社会化乃至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生产无限扩张与社会有限需求之间这一最基本矛盾的激化。随着这一矛盾的进一步加剧,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西方发达国家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矛盾、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以及全球范围内生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等世界性难题,也将进一步趋向激化。

关键词:经济全球化;美国;金融危机;矛盾;生产关系;财富;货币;垄断;生产资料;债务

作者简介:

  编者按十年前,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解释和预判重大现实经济问题方面展现出强大生命力。中国社会科学网经济学频道推出“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系列研究成果。敬请关注。

                 

    【一】      

   2008年爆发了国际金融危机,其根源在哪?国内外的政界和学术界见仁见智,对其探讨仍在不断深化。我个人认为,只能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基本观点才可能真正说清这一问题。这场危机的直接和根本的原因,绝不仅仅是金融家的贪婪、银行监管制度的缺失和公众消费信心不足等,更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等所说的美国消费方式和中国汇率与外贸政策的联姻等等。上述种种解释,都有一定的道理,但这都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道理。打破这一框架或跳出这一框架,从更深层次上来探讨和剖析这场经济危机的根源,就可能得出另外一种更反映本质的结论来。 

  我认为,目前这场仍未见底且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是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为主导的、以新自由主义为主要推力的新一轮的经济全球化。江泽民同志曾明确指出,这一轮经济全球化是由发达国家所主导的。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无疑是一柄双刃剑。它的正面效应是有力地推动了发展中国家GDP的高速增长和安排大量就业等。但也要看到,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家独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才能够和敢于利用其在全球的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军事、科技等优势,特别是其中的金融霸权,放手、放肆地掠夺他国资源,污染他国环境,张着大嘴“巧吃”、“白吃”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通民众以低廉工资,即血汗所生产的物美价廉的产品。正因如此,美国国内广大民众的生活必需品的价格才长期维持比较低廉(如在有的发展中国家生产的一件外国品牌的衬衫,在美国仅卖9美元,而在生产国的售价却翻了近13倍),加上美国利用其文化霸权对其所谓的“民主制度”的渲染,其所谓的“民主制度”才能够在本国内得到较多数民众的认可并得到维系,在国际上才能得到更多人的追捧,并由此用新的形式和方式把广大发展中国家变成事实上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使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劳动者仅仅处于维持能够为资本进行再生产的较低甚至是最低生活的水平,使很多丧失劳动能力者处于极度的贫困饥饿之中。从根本上说,目前这场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不仅是对美国这种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特别是其中金融霸权肆意泛滥的绝地报复,更是对美国所谓“民主制度”的根本挑战。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就说过:“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列宁也曾指出:“不是生产食物更加困难,而是工人群众取得食物更为困难。”这也就是说,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以信息革命为领衔的新的高新科技革命推动生产力极大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极大提高,在国际垄断资本主导的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情况下,在全球范围内使得生产社会化甚至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生产无限扩张与社会有限需求之间的矛盾加剧的必然结果。 

  让我们看看以信息技术革命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框架内是如何引发并加剧国际金融危机的。 

  第一,在当今世界,以美国领衔的新的信息技术革命,使资本所雇佣的人数愈来愈少,而产品价格和质量却愈具竞争力,因而产品的市场便愈具全球性。从现代化交通通讯工具、计算机软件等高科技产品到牙膏、洗衣粉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在全球处于垄断地位的大都是少数几家国际知名品牌。高新科技的不断发展,物美价廉产品的层出不穷,就使得国际垄断资本通过超额垄断利润或薄利多销集聚大量财富。 

  第二,因特网的广泛使用,使国际资本流动速度以几何级数加快。国际资本可以脱离实物经济和生产环节,在金融及其大量的金融衍生品领域,仅仅通过小小的鼠标轻轻一点,在瞬间就能掠夺别国和他人的大量财富,从而实现自己的价值成几何级数的增长。从一定意义上讲,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占主导的情况下,当今世界上所有股票、期货、汇率、各种大宗商品等都是世界统一大赌场的有机组成部分。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操纵这一统一的大赌场,玩弄着金融魔术,把其他国家和民众的金钱巧取到自己的口袋里。 

  第三,以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实质上也是国际垄断资本把全球一切实物都逐步进行商品化和货币化的过程。它们把一切实物先进行包装货币化,然后逐步纳入金融流通领域,并迫使几乎所有主权国家开放本国货币,从而实现金融的全球化,进而直接间接地控制所有国家的物质财富。让我们看看以下几组数据:1980年,美国的金融资产与GDP之比为158%,而到2010年,则猛增到420%,金融部门利润占全部企业利润45%。如果美国金融部门的利润比重进一步升至50%以上,美国将彻底质变为一个金融化国家。近两年美国如果实行新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其金融经济将从算术上彻底超过其实体经济。2009年美国GDP为14.7万亿美元,而实物经济约为2.77万亿美元,实物经济仅为GDP的1/5。 

  另外,美国利用贸易赤字等手段平均每小时向海外输出至少5000万美元。这样美国至少每年从国外向国内转移了价值4000亿美元的物质财富。从一定意义上讲,金融霸权是满足国际金融垄断集团疯狂掠夺全球各国财富、保持资本主义生存发展的主要手段,是保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繁荣富裕、调和其国内阶级矛盾的经济基础。国际金融垄断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发展的新的最高阶段。金融是国际垄断资本玩弄的扑朔迷离、眼花缭乱的万花筒。在经济全球化也可以叫做金融全球化的今天,美国如同是全球金融之心脏,几乎世界各国、各个城市都布满美国吞吸其血液的大小血管。股市、期货、汇率、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等总会涨涨落落,因为水位落差愈大,发电所得能量便愈多。 

  而其中背后的关键,是国际金融垄断大资本的操纵。现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为70万亿美元,而债券市场则为95000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1000倍以上,各种金融衍生品的价值则达到466000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6657倍还多,世界上每2.4小时流动的资金总额就相当于一年全球GDP的总值。如此庞大和名目繁多的金融衍生品不通过生产环节便能把其盘剥的触角伸往世界各国、各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直至各个家庭直接攫取金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