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李慎明论金融危机] 紧紧抓住两大战略机遇,力争延长国际战略机遇期
2017年07月15日 11:55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李慎明 字号

内容摘要:编者按:十年前, 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2007年,美国最富有的1%家庭占有了全美家庭43%的金融财富, 20%的家庭所拥有的家庭金融财富占美国家庭金融财富总额的93%,而美国80%的家庭所占有的家庭金融财富只占美国家庭金融财富总额的7%。这次事变不同于20年前的苏东剧变, 20年前的那场剧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通过其内因策划和主导的,而这次西亚、北非事件总体上是对长期以来美国企图控制中东政策和战略的不满而引发的,是广大民众特别是青年民族民主思想的新觉醒。

关键词:美国;金融危机;西亚;北非;战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力;债务;政治;民众

作者简介:

  编者按:十年前,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解释和预判重大现实经济问题方面展现出强大生命力。中国社会科学网经济学频道推出“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系列研究成果。敬请关注。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环顾全球,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没有变,但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诸多挑战。”这一论断,对于正确认识当今世界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又面临世界罕见的挑战,具有重要的意义。 

  科学发展观有一个重要内涵,这就是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高度重视、准确判断和正确处理国际问题,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的作用日趋凸现。现对当今世界大势的发展趋势及相关问题谈几点看法。      

  一、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但更大的变革与调整可能还在后面;目前我国在国际上有两大战略机遇,亟须牢牢抓住      

  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这几年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这个战略判断完全正确。目前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已对西方经济社会生活造成巨大的困难并对西方思想理论界以及资本主义走向和世界社会主义及左翼思潮产生深刻的影响。世界各大战略力量正在合作,同时也有竞争,还有博弈,更有较量。未来二三十年,其相互合作、竞争、博弈、较量的结果会是怎样?笔者认为,还很难说一定是一个结果,各种可能性都有,其中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巍然屹立与世界社会主义思潮的较大复兴,当然也决不排除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包括其他新兴大国的发展遇到新的更大的困难,世界社会主义步入新的更大的低潮。作出后一种判断,并非悲观。这是因为,在历史长河中,历史发展有其内在的规律,这是既定的和决不会改变的;但在一段时限内和一定条件下,世界各主要国家、各大战略集团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和战略及其策略的制定、运用,有时往往起着重要甚至决定性的作用。? 

  不管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在短期或中期发展的具体结果如何,目前有两点完全可以肯定:第一,世界已经步入历史的快车道。从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开始直到21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上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都可能处于一种激烈动荡甚至跳跃的状态,这是世界各种各类重大矛盾累积冲突的必然结果。第二,目前我国在国际上有两大战略机遇: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仍未见底,且在深化;二是从总体上说,最近西亚、北非一系列事件表明,美国在实现其中东战略中遇到不小的障碍,其战略重心进一步东移有可能将再次被推迟。日本“3.11”大地震与其后正在演进的核事故的战略动向及其对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变化可能产生的影响也值得充分关注。我国应充分认识、紧紧抓住、精心运筹这两大战略机遇,以尽可能延长我战略机遇期。如果认识不清,抓得不紧,运筹不力,这两大战略机遇就会向其反面转化,两大战略机遇就会变成两大战略挑战。     

  二、世界大变革、大调整的根源在于以国际垄断资本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全球范围内极少数富人愈来愈富、绝大多数穷人其中包括中等收入阶层愈来愈穷    

  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是当今世界所有变化中最主要、最根本的变化。这一变化,决定着其他一切变化。过去笔者总认为,苏东剧变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主导的,它使得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穷国、穷人愈来愈穷。现在笔者认为,从本质上说,新的一轮经济全球化是国际金融垄断寡头主导的,它带来的是全球范围内极少数富人愈来愈富,绝大多数穷人其中包括中等收入阶层愈来愈穷。资本主义国家机器仅仅是资本存在和运作的方式,是承载和包裹资本的外壳,是为极少数富人服务的奴仆,奴仆不可能富有。 

  作为资本家的个别个体,由于经历、学识和生活环境等不同,在其后天社会生活中完全可能形成一定的“良知”和社会的基本道德,为社会做不少甚至大量的慈善事业,极个别甚至还可能成为背叛本阶级进而推动社会前进的杰出人物。但是作为社会总资本群体的本质是不会违背资本本性的,是要贪婪无度地寻求利益最大化的。当然,有时为使本阶级更好地生存与发展,更多地榨取剩余价值,也不排除它们在一定范围内作些改良,在经济政治等方面对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作些让步。这些改良和让步,只会暂时缓和或推迟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但决不可能从根本上消弭。随着各国广大民众购买力逐渐下降到一定程度,大量企业逐渐破产到一定程度,当中等收入阶层大量失业被抛入贫困行列,国家主权债务突破无法承受的极限之时,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动乱就不可避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