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李慎明论金融危机] 当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成因、前景及应对建议
2017年07月15日 13:02 来源:《世界历史》 作者:李慎明 字号

内容摘要:编者按:十年前, 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二、既然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美国接连降息至0到0.25区间,但为什么此时的美元又分外坚挺?2007年第3期《马克思主义研究》刊发了笔者《美国经济极有可能已步入40年到60年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收缩期中的衰退》一文,其中说“我个人认为,经济全球化和新的高科技革命,可能使美国摆脱正常的商业周期危机的影响,但却无法使其摆脱长波周期危机的规律。

关键词: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全球;帝国主义;美国经济;垄断;发展;生产关系;邓小平;基本矛盾

作者简介:

  编者按:十年前,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解释和预判重大现实经济问题方面展现出强大生命力。中国社会科学网经济学频道推出“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系列研究成果。敬请关注。

 

  笔者个人认为,二战结束以来,世界上发生了三件分外值得关注的大事:一是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二是1991年的苏联解体及苏东剧变;三是2008年9月美国开始并正在向全球蔓延的金融乃至经济危机。这三件大事对世界格局都已产生或正在产生巨大的影响。

  美国的金融危机带来的全球的经济动荡仍在全球激剧演进。可以说,从现在开始直到本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上半个世纪的历史极有可能已处于一种动荡、激烈变动和跳跃状态的时期。这种激烈变动,发端于世界经济,并由此必然带来世界政治格局的新变化。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实践已证明,这一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一、美国这块“经济无比繁荣与安定的绿洲”为什么突然发生如此巨大的金融海啸?它的直接原因、深层次原因和根本原因是什么? 

  应该说,美国这次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是次贷,深层次原因是金融监管不力;直接和深层次原因中都有公众信心问题。但我认为,仅从技术经济学或经济运营学或经济管理学或公众心理学的角度,可以讲清美国这场金融海啸的直接或间接的原因,但都无法讲清它的根源。我认为,只有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才能解释清楚这件大事的根本原因。这也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西方重新获得青睐的根本缘由。

  众所周知,资本主义发展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即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和垄断资本主义亦即帝国主义阶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资本主义已经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与此同时,我们人类社会也由此进入了帝国主义时代。时代作为一个历史过程,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极其复杂的过程。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可能出现若干不同的发展阶段,在每个阶段,决定时代的性质及其基本特征的那些基本矛盾依然存在,但这些基本矛盾的表现形式,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其起主导作用的主要矛盾都会发生变化,因而时代的内涵会发展,时代的主题会改变。列宁有段著名的论述:“这里谈的是大的历史时代。……我们能够知道,而且确实知道,哪一个阶级是这个或那个时代的中心,决定着时代的主要内容、时代发展的主要方向、时代的历史背景的主要特点等等。”这就是说,时代,是世界范围内按一定标准划分的社会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是处在时代中心的一定阶级决定着时代的主要内容、时代发展的主要方向,亦即时代的性质。时代主题或时代特征,是一定“时代的历史背景的主要特点”,也是一定时代的不同时期所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世界社会力量斗争的焦点。从时间上看,时代常常是比较漫长的历史阶段,常常以数百年为时间单位。而时代主题,则可能因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而进行转换,会常常以数十、几十年时间为单位。是处在时代中心的一定阶级决定着时代的性质,并进而决定着时代的主题或时代的特征,而不是相反。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高新技术革命加速推进,使得时代的特征或时代主题发生了新的重大的变化。邓小平和我们党及时提出了当今时代的主要问题或主题是和平与发展,这就在国际环境上为我们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支撑。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应该说,这次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是世界各国人民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进一步推进世界多极化与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大好时机,是进一步昂扬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大好时机。弘扬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又增添了诸多极其有利的条件。对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我们一定要清醒认识、坚定不移,决不能轻易发生动摇。但是,早在1991年,邓小平同志在一次谈话中就明确指出,列宁所讲的大时代,不要去动它。1992年春,邓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又特别谈到:“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至今一个也没有解决。”我们党的第一、第二代领导集体中的重要成员陈云同志也早在1989年明确指出:“列宁论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和侵略别国、互相争霸的本质,是不是过时了?我看,没有过时。”“那种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已经过时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非常有害的。这个问题到了大呼特呼的时候了。”江泽民同志在2000年也明确指出,当今世界的经济全球化,由西方发达国家为主导。邓小平、陈云、江泽民的有关论述告诉我们,“帝国主义时代”这个本质并没有改变,如果轻易认为时代性质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把“和平与发展为主题”误认为已经进入“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就是不顾客观事实,犯了急于跨越社会大的发展阶段即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的“左派”幼稚病的错误或别的什么错误。如果认为我们现在不是处于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我们就不可能认清导致当前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源,也就无法找到应对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正确措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