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李慎明论金融危机] 世界社会主义现状和发展的若干问题
2017年07月15日 13:25 来源: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慎明 字号

内容摘要:但是,我们环顾全球,用冷静而清醒的目光审视世界大势,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非但不会“终结”,反而会在逆境中逐步复兴,并在新世纪发展中迎来又一个绚丽多姿的春天。随着这一矛盾的进一步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西方发达国家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矛盾,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以及全球范围内生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等世界性难题,也将进一步趋向激化。产品市场的全球化和国际金融的高度垄断,使得在经济全球化时代里,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穷国、穷人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供美国再来赚取。苏东剧变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使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步入低潮,也使美国在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多极化的世界总态势中变得“一极独大”。

关键词:美国经济;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全球化;苏联;垄断;研究;社会主义运动;世界社会主义;苏东

作者简介:

   编者按:十年前,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解释和预判重大现实经济问题方面展现出强大生命力。中国社会科学网经济学频道推出“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系列研究成果。敬请关注。

 

   20世纪初社会主义以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赢得世人瞩目20世纪末,社会主义又因苏东国家的剧变而使世人困惑。作为人类历史上崭新的社会制度几经飞跃发展,几经曲折坎坷,在跌宕起伏中走过了整整89年。毋庸讳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目前仍处于低潮。但是,我们环顾全球,用冷静而清醒的目光审视世界大势,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非但不会“终结”反而会在逆境中逐步复兴,并在新世纪发展中迎来又一个绚丽多姿的春天。 

  一、西方四次推举“千年第一思想家”结果的启示 

  面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暂时挫折有不少人声称社会主义是20世纪最大的乌托邦”,而资本主义在与社会主义的较量中取得了“终结”性的胜利。然而,世纪之交,在资本主义的故乡,却接连爆出了四则震惊世界的新闻 

  一是1999年,由英国剑桥大学文理学院教授们发起,评选“千年第一思想家”,结果是马克思位居第一,而似乎早已被习惯公认第一的爱因斯坦却屈居第二。 

  二是紧随其后,英国BBC广播公司又以同一命题,在全球互联网上公开征询,一个月后汇集全球投票结果,仍然是马克思第一,爱因斯坦第二。 

  三是2002年,英国路透社又邀请政界、商界、艺术和学术领域的名人评选“千年伟人”,结果是马克思以一分之差略逊于爱因斯坦。但这并不影响马克思作为“千年伟人”的地位。 

  四是2005年7月14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广播第四频道以古今最伟大的哲学家为题,调查了三万多名听众,结果是共产主义理论奠基人卡尔·马克思以27.93%的得票率荣登榜首,居于第二位的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漠得票率仅为12.6%,远远落在其后。西方著名的思想家柏拉图、康德、苏格拉底、亚里斯多德等更是望尘莫及,黑格尔甚至没进入前20名。 

  在资本主义文明的发祥地,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甚至是在西方社会的知识界,不是一次二次,而是四次得出这样的结果。这给我们以什么样的启示呢 

  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近些年来,在我们社会上,在一部分特别是部分年轻人中,出现了这样的逆反心理,就是我们党或我们中国人说话不灵光,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不灵光,以西方一些人的学说为圭桌,马首是瞻只注意崇拜西方社会中特定的为少数人服务的学说,忽视了另一部分人的学说只注意西方社会中过去的陈腐学说,忽视了现在正在发展着的有生命力的学说。上述四次推举的结果使我们再一次作出这样的结论:马克思主义依然具有无比强大的生命力。 

  在苏东剧变十多年后,马克思主义所蕴涵的科学与价值的力量,又一次在全球范围内为众人所瞩目。其中的根本缘由在哪里呢 

  二、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正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中逐步激化 

  苏东剧变、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使社会主义运动处于空前的低潮,资本主义则处于二战之后的峰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正利用其在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和军事诸方面的优势,竭力推行新由主义全球化,极大地拓展资本主义的发展空。以信息技术为先导、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也极大地推动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对于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世界性问题,我们经过认真思考,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四点认识 

  第一,在当今世界,以美国领衔的新的信息技术革命,使资本所雇佣的人数愈来愈少,而产品价格和质量却更具竞争力,因而产品的市场也更具全球性。从现代化交通通讯工具、计算机软件等高科技产品到牙膏、洗衣粉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在全球处于垄断地位的大多是那家国际知名品牌。连我国普通公民与美国总统布什、俄罗斯总统普京喜欢使用的牙膏也往往都是高露洁。这就使得国际垄断资本在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获得超额垄断利润。 

  第二,因特网的广泛使用,使国际资本流动速度以何级数加快。国际资本可以脱离实物经济和生产环节,在金融及其大量的金融衍生品领域,仅仅通过小小的鼠标轻轻地一点,在瞬就能掠夺别国和他人的大量财富,从而实现己价值的成何级数的增长。 

  正是主要基于以上两点,产品市场的全球化和国际金融的高度垄断,这吮吸穷国、穷人的“双管齐下”,使得在当今经济全球化时代,在全球范围内,与其说必然,不如说已经出现这样一个最基本的经济现象:穷国、穷人愈来愈穷,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现在,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最贫穷国家的人均收入高出330多倍世界南方欠世界北方的外债总额已经从1991年的7940亿美元急增至目前的3万多亿美元,短短十多年,翻了4倍多。换句通俗的话讲,穷国、穷人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供美国再来榨取。这也是世界普遍性的内需不足的根本缘由。 

  而资本的本性是贪婪的,目光是短浅的。它们根本看不到这一点。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正因为资本认识不了“不是生产食物更加困难,而是工人群众取得食物更为困难”这一基本道理,所以资本所遇到危机就不可避免。 

  第三,先进的生产工具历来是积累财富和产生、发展先进的革命思想的决定性的物质力量。生产的变化和发展,始终是从生产力的变化和发展,首先是从生产工具的变化和发展开始的。从一定意义上讲,石器时代决定原始社会形态,青铜器时代决定奴隶社会形态,铁器时代决定封建社会时代,蒸汽机和电力时代决定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即信息经济时代的迅猛发展,极有可能是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新的社会形态,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形态大发展的最新生产工具。它的产生和迅猛发展,一方面为新的社会形态积累丰厚的物质条件,另一方面,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穷国、穷人愈来愈穷这一基本的经济现象的产生和加剧,必然使得毛泽东同志所说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一铁的历史法则表现得愈加充分,必然使得马克思主义这一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为先进的思想理论,得以极大的创新与发展。 

  第四,因特网作为高新技术革命的标志之一,还会使先进的革命理论的传播变得如同国际金融资本掠夺别国和他人财富一样便捷和迅疾,使全球各地零散的“社会主义复兴的幽灵”,长上在全球迅速传播和集聚的翅膀,这无疑有助于推动全球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的反抗与斗争由在转为为,并进一步更加紧密地团结和联合起来。以个别超级大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对前苏联的演变中,形成了一整套成熟的技术和办法。其中,它们运用广播电台以及电视、报刊发挥了独特、重要的作用,比如用许多虚假信息和错误东西对苏联人民反复灌输,并使许多人深信不疑。但因特网是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新式媒体,它的最大特点不是速度快,容量大,而是发布者与受众之的互动。信息发布者发布了虚假信息和错误东西,知情者就有可能对此立即进行揭露和反驳。这种互动,恰恰是广播、电视和报刊等其他媒体所缺乏的。当然,对于这些揭露和反驳,文化霸权的发布者固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控制,但其成效极其有限。这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在世界上个别超级大国,运用因特网对其他国家进行文化侵蚀的企图,特别是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西化、分化遇到了障碍。因特网上什么观点都有,可以说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但从一定意义上讲,也是花齐放、一家争鸣。人们在争鸣中比较、鉴别、提高,这对提高全社会的理论水平有极大的好处。因此,也可以这么说:从长远、根本上讲,因特网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这一崭新的生产工具的出现,有可能会使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由此可见,经济全球化和高新科技革命,对于国际垄断资产阶级而言,无疑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并在一段时日内,可以使得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基本矛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另一方面,我们在充分估计资本主义生命力的同时,也必须看到:随着经济全球化和高新科技革命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不但不可能消弧反而会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加剧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矛盾。随着这一矛盾的进一步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之的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的矛盾,西方发达国家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矛盾,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的矛盾,以及全球范围内生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等世界性难题,也将进一步趋向激化。这些矛盾与难题,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是根本不可能得到解决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的进一步强化,只会使这些矛盾与难题进一步加剧。 

  对当代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剖析,也使我们进一步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揭示的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马克思早就明确指出:对于资本主义社会而言,“蒸汽机、电力和动纺织机甚至是比……布朗基诸位公民吏危险万分的革命家”。恩格斯也指出“劳动生产率提高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致市场的任何扩大都吸收不了过多的产品,因此生活资料和福利资料的丰富本身成了工商业停滞、失业乃至千万劳动者贫困的原因,既然如此,这种制度就是可以被消灭的。”也就是说,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展,在全球范围内必然造成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穷国、穷人愈来愈穷这一状况的加剧,就必然会造就一批又一批对于国际垄断资本来说是“比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革命家,并进而发展壮大由先进理论武装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队伍。随着资产阶级掘墓者队伍的不断发展壮大,资本主义的前途和命运则是可想而知的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就历史发展的总趋势看,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不但不是距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越来越远,而恰恰相反,应是日趋接近。当然,谁也不否认,这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其中还可能有较大甚至更大的曲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