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李慎明论金融危机] 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2017年07月15日 13: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李慎明 字号

内容摘要:如既有经济全球化、资本主义全球化、西方全球化,也有市场全球化、竞争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技术全球化,还有法律全球化、生活方式、消费行为与文化生活的全球化。而西方强国所说的经济全球化或经济一体化,第三世界国家所说的资本主义全球化或西方全球化,从本质上说,是指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以实现全球少数人利益为目的的资本征服整个世界的现象和过程。尽管经济全球化对第三世界引进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等无疑有正面效应,但从第三世界的角度看,苏东剧变后资本主义全球化在理论和实践上最轰轰烈烈的近10年间,实质上是对第三世界重新殖民化的过程。

关键词:经济全球化;第三世界国家;美国经济;政治;发达国家;民族;局部战争;金融危机;世界大战;债务

作者简介:

  编者按:十年前,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解释和预判重大现实经济问题方面展现出强大生命力。中国社会科学网经济学频道推出“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系列研究成果。敬请关注。

 

  [摘编]金融危机与战争 

  (一)美国经济的大衰落是极有可能的 

  西方全球化可能还有另外一种前景,那就是在其洋洋得意的行进中产生间歇性的中断。西方全球化能否一路高歌猛进,主要看美国。美国经济有潜伏着严重危机的一面。 

  一是1999年中期,其股市价格已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80%,泡沫经济成份显而易见。1929年经济危机的前夜,其股市价格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2%。若美国股市下跌10%,即要“缩水”1.4万亿美元,这对其经济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二是美国现在有近6万亿美元的内外债,其债权债务相抵,净外债多达1.5万亿美元。 

  三是美元是国际货币,其总量的2/3在其境外流通和储备。 

  四是1994年以来,美国的贸易逆差逐年升高。1998年已达到2540亿美元,1999年预计有近3000亿。 

  五是消费者掀起借贷热潮。1998年的个人储蓄几乎跌到只占收入的0.5%,这是自1933年以来的最低点。而1997年是2.1%。不仅如此,还有不少人借贷炒股。[27]若净资产与债务相抵,有近20%的家庭没有净资产甚至是负资产。美国家庭现在的全部债务几乎占全部可供支配的年收入的98%。 

  六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一代美国人,现在正是拼命工作、肆意消费的时候,这一代将从2010年开始陆续退休,其后劳动者相对于非劳动者的比例将迅速下降。另外,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和民间退休收入保障制度还都没有作好应对的准备。这对美国的经济也将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从一定意义上讲,美国像条肥硕的蚂蝗一样,是依靠吮吸别国和透支子孙后代的血液来维持其现在的生命的。正因为如此,美国乃至世界各界近一年来,纷纷在谈论着美国近一二十年的前景。美国对冲基金掌门人乔治·索罗斯说:“美国经济正呈现80年代后期类似日本的资产泡沫。”[28]麻省理工学院一教授说,嗅到了30年代大萧条时的味道。[29]1999年10月28日出版的英国某周刊甚至预言美国今后数月“有可能发生股市大崩溃”,“随其后的是长达10年的全球经济衰退”[30]。 

  美国经济的大衰落是极有可能的,只是不知其确切的时间。10年内会不会?10年不会,15至20年呢?30年呢?曾控制全球1/4版图、贸易和制造业产值占全球1/4、对外投资超过世界其他地区总和的“日不落”大英帝国的太阳落下了,谁能保证现在的美国永远如日中天呢?美国经济若发生大问题,对第三世界乃至全球都将是一场十分严重的灾难,其烈度极可能超过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第三世界在制定自己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时,应把这一严重征兆考虑进去。当然,从根本上说,美国经济若遇到大的灾难,将有利于第三世界在经济政治上的重新崛起乃至全球范围内的社会主义的复兴。     

  (二)西方全球化可能引发并加剧局部战争 

  应该看到,从当前来说,经济全球化是制止世界大战的根本因素之一。首先,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整个世界日益联结为有机的整体,有能力发动战争的强国都已是世界经济链条上的重要环节。而任何一个环节断裂,各个强国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其次,美国的综合实力远远超过其他西方强国,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争夺,在近些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此,世界大战在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世界大战与局部战争并不对立。在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化的过程中,西方强国主要靠所谓“文明”的贸易、投资、资本自由流动等“巧取”的方式达到目的。但暴力这种流血的政治,仍然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其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若需要暴力出面,“豪夺”战略主动和具体财富时,这些强国就会毫不犹豫地唤来战争。从一定意义上讲,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伴生物。如为了维持和扩张对国际垄断资本具有战略意义的通道和战略资源产地的控制权,海湾战争是一个实证。如为了对其主要敌手进行“预防性遏制”,对南联盟的入侵是一个实证。如对受压迫受剥削人民、民族和国家的反抗,在采用其他手段无效的情况下,西方强国也会施以战争。另外,西方全球化的自由竞争必然带来西方强国在经济、政治、科技和军事实力上的新的不平衡。为了求得按照实力重新分配在全球的利益,资本主义世界内部有可能运用局部战争的手段去加以解决。据1999年8月24日美国《华盛顿时报》刊文披露,美国“白宫为下个世纪拟定了一项新的全球战略,为美国在一系列麻烦地区进行军事干预提供依据”。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假若在今后十年、二十年左右,美国经济遭受大的灾难,那么,这个世界将极不平静,将会孕育和触发各种各样的局部战争,甚至有可能爆发大规模(不一定是世界大战)的战争。(节选自2000年1月25日在古巴哈瓦那“第二届经济全球化与发展问题经济学家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稿。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3期。) 单超 陈荣荣/摘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