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论坛 | 人文社区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网站地图
2018年02月09日 10:14 来源:《海外投资与出口信贷》2018年第1期 作者:罗立彬 郭芮
新时代背景下服务贸易:趋势与战略

  摘要:服务可贸易性提升以及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导致服务贸易地位上升。由于经济总量扩大有利于形成“本地市场效应”新优势,服务贸易结构也将由传统服务像向现代服务过渡。我国应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推进服务外包发展,促进文化产业和文化贸易良性互动发展,推动服务贸易新优势逐渐形成。

     关键词:新时代 服务贸易 趋势 战略

 

    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一重要论断说明我国服务贸易发展也将进入新阶段。

  一、服务本身性质以及中国经济基本面变化导致服务贸易在中国地位上升

  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2005年至2016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额从1625.39亿美元增长到6615.01亿美元,占中国国际贸易总额的比重则从11.42%上升到15.59%。而同期,世界服务贸易总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比重从20.63%提高到23.71%,提高了3个百分点。所有这些数据都表明,服务贸易在中国和世界的增长速度都高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在贸易中的比重和重要性在逐渐提升。

  1.服务可贸易性提升使得服务贸易比重提升。服务贸易比重的提升根本原因在于服务的国际贸易成本下降使其可贸易性提升,用江小涓(2008)所提出的服务贸易相对优势指数[1]来测度:2005年到2015年这一指标从0.32提高到0.36,这说明在服务贸易比重的增长速度超过了服务业产出比重的增长速度。首先是法律壁垒的降低。多边和双边的自由贸易谈判、自由贸易区的建立、知识产权保护的创新都在降低国际服务贸易的法律壁垒。目前,我国已与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服务贸易往来,与德国、澳大利亚、英国等8个国家建立了服务贸易合作促进机制。国际服务外包业务的发包国家或地区达201个,比2012年增加12个。未来,随着“一带一路”、上河组织等多边合作平台的不断推进,我国服务贸易网络将进一步拓展(迟福林,2017)。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一些创新也使服务业内部分工、专业化及贸易的可能性提升。比如始于本世纪初的电视节目模式的国际贸易,就是在电视节目模式版权保护制度不断完善之后出现的新现象,使得电视节目模式这一原本内置于电视节目成品的一个组成部分成为可以进行国际贸易的单独产品(罗立彬,2016);其次是技术壁垒的降低,尤其是因特网和通信技术的突破性进步和广泛普及极大地降低了服务贸易所需的沟通成本,使得服务业所需要的生产要素高度互联互通甚至重新组合,产生了大量的贸易行为。当这种贸易行为跨越国界,就成为国际服务贸易;比如正是因为互联网和通信技术的发展促使服务贸易成本降低到低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服务价格的差异,才促使离岸服务外包迅速增长并成为服务贸易当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2006年到2015年,中国服务外包合同执行金额从13.84亿美元激增至966.9亿美元,其中离岸外包规模为646.4亿美元。尤其是2011-2015年间,离岸执行金额年均增幅高达36%,分别高于同期货物贸易出口和服务贸易出口年均增幅28.16和28.21个百分点,推动离岸服务外包占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比重从13.1%提高到22.4%。[2]

  2.新业态导致服务贸易新现象和新功能,服务贸易拉动货物贸易的现象开始出现。比如互联网在中国服务业中的应用使一些服务业逐渐摆脱传统低效率特征(江小涓,2017),产生大量全新的服务提供模式,使中国在某些服务领域实现“弯道超车”,形成优势并带来出口。比如共享单车模式在中国发展繁荣并走向国际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目前,摩拜和OFO已经在英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俄罗斯、德国等国家出现。服务模式输出还带动了“中国设计”以及“中国制造”的自行车出口。作为“服务贸易带动货物贸易”的典型案例,这是中国国际贸易领域出现的新现象。

  3.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要求我国产业结构发生变化,为服务贸易结构变化提供产业基础。2012?2016年中国新兴服务贸易保持快速增长。2016年,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贸易额达到381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76%(迟福林,2017)。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但同时也强调,我国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解放与发展社会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本质任务。我们认为,社会主要矛盾的解决过程仍蕴藏着重要的经济发展机遇和空间,只不过与之前相比,我国经济将“由高速增长阶段转为高质量发展阶段”,人们的需求重点将从“可获得性”向“品质、多样性、精神愉悦”过渡。在这个过程中,供给侧要提供的产出增量大多与服务业有关,产品品质提高以及多样性需求的满足需要研发、设计以及品牌等相关服务,精神愉悦需求的满足则需要旅游、娱乐、文化、体育等服务。自从2015年开始,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占中国GDP比重已经超过50%,进入服务经济时代(江小涓,2017)。可以预见的是,今后中国经济中服务业的比重将继续不断提升。而研发、设计、品牌、文娱体育、旅游,这些服务的供给几乎都是具备较为明显的规模经济效应的特点,这就会导致两个变化:一是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背景下,中国国内服务市场的扩大将吸引国外服务提供商进入,从而带来服务贸易进口;二是中国国内的广阔市场会为国内外服务提供商提供在竞争中提高质量的机会,也可以为他们发挥规模经济效应提供足够的需求支撑,进而形成“本地市场效应”,促进服务出口。

  4.承接服务外包过程中的“学习效应”带动服务业升级,与制造业升级形成合力,带动制造业逐步形成新贸易优势,体现了以服务外包为形式的服务贸易的新功能。近年来,我国服务外包领域出现的一个重要现象是“服务出口转内销”,为国内制造业提供服务并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并出口。2006年,中国在岸外包业务几乎为零。但是十年来,离岸带动在岸,加上“十二五”以来,内需市场不断释放,2011-2015年间,在岸外包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9%,到了2015年突破320亿美元,是2011年的近4倍,在岸服务外包占外包总业务额比重增至33.1%,推动中国服务外包产业步入离岸和在岸协调发展的新阶段。服务外包从离岸为主到离岸和在岸协调发展的阶段,这是国内外经济环境以及中国经济优势发生变化的自然结果,但是它对于中国服务业发展、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产业分工细化、制造业以及货物出口转型升级以及服务贸易结构升级都有重要意义。

  二、中国服务贸易结构变化的趋势判断

  今后中国服务贸易结构重心将由传统服务向现代服务过渡。这一趋势已经出现:2005到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出口总额中,旅游、运输以及与货物贸易相关的服务贸易出口比重从73.95%下降为48.95%,同时其他服务出口的比重上升了25.01个百分点,从26.05%提高到51.05%;而其中上升最快的是“其他商务服务”和“通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10年间这两个行业出口分别上升了9.91和9.23个百分点。这说明我国服务贸易出口结构正在由传统主导向现代主导转变,步入更加均衡的发展趋势。

  1.人均收入提高使传统比较优势弱化,而经济总量扩大有利于形成“本地市场效应”新优势,带动服务贸易结构升级。传统上我国服务贸易的比较优势在于低成本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从而导致与货物贸易相关的服务贸易出口以及旅游出口方面的优势。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上述两个低成本优势在弱化,2006年到2015年,我国人均GDP从16738元上升到50251元,直接导致我国在旅游等传统服务贸易领域的优势弱化。但与此同时,我国GDP总量也从21.9万亿元增长到68.64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人均中等、总量第二”的独特国情使我国在逐渐失去低成本优势的同时,也在培育“本地市场效应”的新优势,今后我国服务贸易出口优势将逐渐倾向于“规模经济效应”明显的领域,比如研发、设计、品牌、文娱体育等,这也恰好与我国“十三五”规划中提到的要培育对外贸易新优势的目标相吻合。这说明,今后我国服务贸易结构将逐渐升级,由传统的旅游及运输服务贸易为主向转向由更加高附加值的现代服务贸易为主。

  2.中国对外投资的崛起带动现代服务贸易比重提高。对外直接投资一直都不仅仅是资金的国际流动,而是知识、技术、管理等一些市场交易成本较高的资产搭载在资金之上而进行的“一篮子”国际转移。2005年到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从百亿美元左右增长到1961.5亿美元,11年中增长了近20倍。目前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已经跃居第二位,但是存量只位于第六位,这一方面说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为重要的对外直接投资母国,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未来对外直接投资增长仍然有较大潜力(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2017)。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鼓励资本、技术、产品、服务和文化走出去,促进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进入新阶段。从这个角度讲,中国近年来迅速崛起为世界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国,快速带动中国技术、中国设计、中国品牌出口国外。不仅如此,目前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行业也集中在服务业。2016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中各类服务业所占的比重高达82.2%,如果说“商业存在”被认为是服务贸易的一部分,那这部分对外直接投资则直接增加了中国的服务贸易出口。

责任编辑:张文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