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应用经济学 >> 城市、区域与环境经济学
环境规制、绿色技术效率与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
2018年05月11日 10:16 来源:《财经论丛》2018年第2期 作者:徐鹏杰 字号

内容摘要:以转移合理度为指标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进行重新界定与测算,基于数理模型所得结论运用我国30个省2001-2014年的面板数据构建面板门限模型及动态空间计量模型实证检验环境规制及绿色技术效率对我国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的影响。

关键词:

作者简介:聊城大学商学院

Abstract:Redefining and measuring the transfer of pollution intensive industries. Based on the mathematical model results using the panel data of 30 provinces in China during 2001-2014 to build threshold and dynamic spatial econometric models to test the influence of green technical efficiency and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on pollution-intensive industries transfer.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pollution intensive industry transfer has threshold effect of the green technical efficiency, if green technology in low efficiency,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and green technical efficiency cannot promote the pollution-intensive industry transfer, and when the level of green technical efficiency across the threshold, green technical efficiency and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will have a direct and indirect promotion to the transfer of pollution-intensive industries.

Key words:Pollution-intensive Industries Transfer;Environmental Regulation;Green Technical Efficiency;Spatial Econometrics

  摘 要:本文以转移合理度为指标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进行重新界定与测算,基于数理模型所得结论运用我国30个省2001-2014年数据构建面板门限模型及动态空间计量模型实证检验环境规制及绿色技术效率对我国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的影响。结果表明: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存在绿色技术效率的门限效应,当绿色技术效率较低时,环境规制和绿色技术效率的提升并不能促进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当绿色技术效率水平达到门槛值以上时,绿色技术效率和环境规制会对污染密集型行业的转移产生显著的直接与间接促进作用。

  关键词: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环境规制;绿色技术效率;空间计量

  作者简介:徐鹏杰(1975-),男,山东兰陵人,聊城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政治经济学、产业经济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F42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892(2018)02-0011-08

  【原文阅读】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但成绩背后存在的地区经济差距和环境污染问题也逐渐凸显。东部地区经济高速增长,但环境趋于恶化;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滞后,而环境容量则相对富余。那么,在考虑中西部地区环境承载力的前提下,通过促进污染密集型行业的合理区际转移,可以成为缓解东部地区环境危机与助力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合理选择。鉴于东部地区对资本的吸引力大于中西部地区,因此要促进污染密集型行业合理转移有必要从环境规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通过增加污染企业生产成本,使其主动迁出东部地区。然而,如果地方政府对污染企业的依赖性较强,便可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阻止企业迁出,因此还需通过促进绿色技术进步,使政府财税来源向新兴绿色产业倾斜,以削弱污染企业迁移的体制障碍。基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要促进污染密集型行业合理转移,实现地区均衡可持续发展,有必要首先厘清环境规制、绿色技术效率与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的关系。

  环境规制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的影响是学者争论的话题,多数学者对此持肯定意见[1][2],但也有学者认为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会导致中西部地区的“污染避难所”问题[3][4],而这一观点同样遭到质疑[5][6]。关于技术进步与产业转移的研究也有许多诸多成果出现,少部分学关注到技术进步的产业转移效应,认为技术进步是我国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的重要影响因素[7][8],更多的成果则集中于产业转移的技术溢出效应,热衷于对产业转移技术溢出机制与效果的分析[9][10]。此外,关于环境规制与绿色技术效率的关系问题也有部分成果展现,但相关学者对环境规制的技术进步效应持有不同意见[11][12][13]。

  现有相关研究具有实际意义,但也存在不足:第一、缺乏将环境规制、绿色技术效率与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纳入统一体系的研究;第二、对污染行业转移的测算普遍基于区位熵,但并未很好论证该方法的合理性;第三、运用动态空间计量及面板门限模型开展的相关实证研究较少。为此,本文在综合考察环境规制及绿色技术效率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影响机理的基础上,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进行重新界定与测算,并运用中国30个省2001-2014年的面板数据,构建动态空间自回归及面板门限模型进行实证研究,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和实际指导价值。

  一、机理分析

  考虑存在两个地方政府分别负责各自区域经济发展,同时存在中央政府对各地区进行环保督查。基于上述假设可将地方政府的效用函数设定为:

                          (1)

    其中为地区的生产函数,表示环境规制强度由于放松环境规制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因此的减函数,表示地方政府从经济增长中收获的正效用。由于污染排放超出地区环境容量会受处罚,因此表示污染排放超标的负效用为污染排放函数,为环境容量。(1)式代表污染排放不超标超标时的地方政府效用。

    对于生产函数的界定,假设经济体以资本为主要投入进行生产,且存在污染资本与绿色资本两类资本,其中污染资本生产受环境规制制约且作为落后产能不存在技术进步,绿色资本的生产不受环境规制制约且作为新兴产能存在技术进步。因此,我们可将生产函数设定为:

                                                (2)

    其中为地区污染密集型资本规模,表示绿色行业的技术水平(绿色技术效率),代表地区资本存量(假定区域总资本存量为外生不变量),代表无污染的绿色资本量。同时假定>0,>1表示规模报酬递增。

    由于地区的污染水平与污染资本存量成正比,污染函数可简单表示为:

                                                                (3)

    基于上述三个设定,我们可分析环境规制及绿色技术效率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的影响生产函数和污染函数代入效用函数可得:

                      (4)

    假设东部地区处于排污超标状态西部地区处于不超标状态,以符合本文对污染资本转移合理性的界定同时假设初始绿色资本全部集聚于发达的东部地区。求该效用函数组对污染资本的一阶偏导,可得出东西部地区对污染密集型行业的需求强度为:

                           (5)

    地方政府对污染资本需求强度越高越有动力吸引企业迁入,因此需求强度是影响污染资本转移体制因素的集中体现。那么污染密集型行业区际合理转移的条件可以表示为:

                     (6)

    即欠发达地区对污染资本的需求强度超过发达地区。整理该不等式可知,要实现污染密集型行业合理转移,地区的绿色技术效率水平须满足以下条件

                                  (7)

    即绿色技术效率水平必须达到一定水平,否则无法满足污染密集型业转移的基本要求。

    在上述条件下,污染资本向欠发达地区迁移会达到何种均衡水平?我们假设全国的污染资本总量为,则。污染资本转移均衡点是,即地区对污染资本的边际需求相等。替换西部地区污染资本量,代入均衡点等式进行计算并整理可得东部地区的均衡污染资本存量(为简化计算不妨赋值=2):

                              (8)

    在粗放高污染的经济增长模式下,我们可假设因此呈反比关系,即促进东部污染资本转移需提高地区绿色技术效率。

在不影响结果的前提下简化(8)式相关外生系数并对环境规制求导可得:

                                 (9)

    这一结果表明E同样为反向变动关系,因此要转移东部地区污染资本,还须努力提高环境规制水平。

  综合(7)、(8)、(9)式所得结论,我们可总结两个理论命题:

  命题1: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需达到一定的绿色技术效率门槛。当绿色技术效率很低时,绿色技术效率及环境规制无法对污染密集型行业转移产生显著影响。

  命题2:当绿色技术效率上升到一定水平后,绿色技术效率越高,环境规制水平越高,越有利于污染密集型行业合理转移。

作者简介

姓名:徐鹏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