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应用经济学 >> 金融学
冯明:从金融业基本矛盾出发加强现代化金融体系建设
2018年02月24日 08: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冯 明 字号
关键词:现代化经济体系;现代化金融体系;实体经济

内容摘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有现代化的金融体系作为支撑。衡量金融体系效率高下,归根到底还是要看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效率的高下。金融行业应当围绕社会主要矛盾和行业基本矛盾转变提出的新需求,紧紧抓住国民财富丰饶、储蓄率仍处于高位、信息技术普及发展的有利机遇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能力建设,在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基础上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构建现代化金融体系。

关键词:现代化经济体系;现代化金融体系;实体经济

作者简介:

  摘 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有现代化的金融体系作为支撑。衡量金融体系效率高下,归根到底还是要看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效率的高下。金融行业应当围绕社会主要矛盾和行业基本矛盾转变提出的新需求,紧紧抓住国民财富丰饶、储蓄率仍处于高位、信息技术普及发展的有利机遇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能力建设,在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基础上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构建现代化金融体系。

  关键词:现代化经济体系 现代化金融体系 实体经济

 

  十九大提出了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目标。金融体系是经济体系的重要构成部分,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基础性制度。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有现代化的金融体系作为支撑。只有形成现代化金融体系,才能更好地适应我国经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新要求,才能顺应全球科技进步和经济组织方式的新变革,进而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金融业的两端都联系着实体经济

  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要务和最终目标。金融的本质是在资金供给方和资金需求方之间建立联系、架接桥梁。金融业的两端都联系着实体经济。简化地讲,其一端联系着千家万户的储蓄者,承担着为老百姓管理财富、保值增值的职能;另一端联系着成千上万、各行各业的企业,承担着为项目建设融资的职能。

  现代金融体系很复杂。说一千道一万,衡量金融体系效率高下,归根到底还是要看其服务上述两端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效率的高下。一方面,看其能否便捷、高效地为民理财,帮助储蓄者实现财富保值增值;另一方面,看其能否将金融资源合理地配置到最需要钱、投资回报率最高的行业和企业。为表述方便起见,下文冒着过度简化的风险称前者为“理财能力”,称后者为“投资能力”。

  传统上,我国的金融体系重投资、轻理财。这其中部分原因是由于脱胎于计划经济的体制惯性使然,但根本原因在于,长期以来中国经济中存在着一个现实困境——投融资需求巨大,而储蓄资源相对不足。投融资需求巨大而储蓄资源相对不足,也成为计划经济时期乃至改革开放之后较长时期以来我国金融行业面临的基本矛盾。在这一基本矛盾之下,最大限度地动员全社会储蓄资源,为企业项目建设提供充足、低成本的资金保障,就成为金融业的第一要务;而居民财富管理的功能则在一定程度上被淡化了,形成了储蓄渠道单一、存款利率压抑、存贷款利差长期居高不下的局面。客观而言,这样的金融体系在过去为我国保持较高的投资增速和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创造了有利条件,特别是为大型项目建设提供了可能性;但与此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储蓄者的利益,弱化了居民理财的功能。

  金融行业面临的基本矛盾正在发生重大转变

  当前,我国金融行业面临的基本矛盾正在发生重大转变。在资金供给端,经过改革开放以来近四十年的经济成长,社会财富持续积累,财富规模日趋壮大。2017年,国民经济核算意义下的增量储蓄已经接近40万亿元人民币。如果将历史上积累起来的存量财富进行加总,数额则要更多。根据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16年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量达到了165万亿元。如此庞大规模的财富,必然要附着在特定的媒介上才能发挥储蓄的作用,实现跨期消费平滑的功能。目前,居民财富主要附着于银行存款和房地产上:截至2017年底,全国住户存款余额已高达65.2万亿元。另有测算显示,按市值计算的房地产总值也高达约300万亿元。

  除了存款和房地产之外,可供储蓄附着的可靠投资渠道,不论是品种还是规模,都比较有限。由此,可以看到过去几年各种金融乱象轮番上演:大量资金苦于缺乏投资机会“东奔西走”,甚至把大蒜、生姜、糖等传统意义上的消费品当做投资品;红酒、核桃、比特币等另类投资品轮番受到追捧,价格暴涨暴跌;小贷公司、互联网P2P平台、互联网货币基金等投资平台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就能实现过去一年甚至多年才能实现的规模增长……如何理财已经成为亿万中国人的新烦恼。虽然相比于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等实实在在的烦恼而言,“理财难”是一种“甜蜜”的烦恼,但如果处理不好、应对不好,也容易引发普遍性社会问题。

  在资金需求端,情况也在变得更为复杂。一方面,钢铁、煤炭、电解铝、玻璃等传统行业出现了较为普遍的产能过剩,主干线公路、铁路、机场、港口建设已经基本完善,房地产建设热潮已过,部分三四线城市甚至出现了新建住房库存积压的现象。三大固定资产投资支柱——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的增长速度近年来均出现了明显下降;相应地,融资需求也在相对收缩。另一方面,高端装备制造业、现代服务业、高新科技产业等领域的新增投资快速增长,大量小微企业受益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成为经济中更重要、更活跃的行为主体。这些新经济主体和投资项目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与以往传统经济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大大不同。原有的金融服务业供给与新经济环境、新经济结构下的需求之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错位。

  一言以蔽之,中国金融行业面临的基本矛盾已经由“投资需求巨大和储蓄资源相对不足的矛盾”转变为“投资需求多样化和储蓄相对过剩、社会财富规模庞大和财富所能附着的媒介投资品相对不足的矛盾”。特别是在经历了“四万亿”刺激性建设和过去几年的金融繁荣之后,上述新的矛盾格局更为凸显。

  如果放在更大的经济社会背景下来看,上述金融业面临矛盾的转变,与十九大报告中所阐述的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由“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具有内在的一致性。一方面,管理财富、实现财富保值增值的需要,既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一部分,也是其必要保障;另一方面,要实现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就必然意味着金融行业要助力实体企业,发掘新的投资机会。

  自身基本矛盾的转变为金融服务业提出了新要求

  社会主要矛盾和金融业自身基本矛盾的转变,导致实体经济对金融服务业的需求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为金融行业的能力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在资金供给端,如何帮助亿万家庭管理好数以百亿元计的财富、为其财富保值增值提供好理财服务,成为中国金融行业面临的巨大挑战。这一挑战的规模和复杂度,从纵向来看是历史性的、前所未有的,从横向跨国比较来看也是世界性的。从资金需求端来看,金融行业也必须紧跟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步伐,重塑投融资能力,既为传统行业的产能绿化和产能更新服务,也为新经济业态和新经济主体的成长成熟提供高效的融资服务。

  现代化金融体系建设应当兼顾资金供给和资金需求两端,应当“理财能力”和“投资能力”并重,做好金融业供给侧改革。考虑到过去长期以来我国金融业重投资、轻理财的不足,未来现代化金融体系建设,应当尤其重视为民理财的职能,增强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能力,呼应人民美好生活的理财需要。

  过去几年,我国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快速发展,已经形成了包括银行表内外理财、信托计划、公募私募基金、证券公司资管计划、基金及其子公司资管计划、保险资管计划在内的大资管市场。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口径,广义资管业务规模已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对于这期间的资管行业大发展和金融繁荣,我们应理性、客观、全面地认识,既要看到监管套利和多层嵌套背后蕴藏的金融风险和制度改进空间,也要看到资管业务大发展背后客观存在的居民理财需求。规范资管业务发展、防范系统性风险是必要的,需要坚决执行,但也切忌简单粗暴地全盘否定、一刀切。

  金融行业应当围绕社会主要矛盾和行业基本矛盾转变提出的新需求,紧紧抓住国民财富丰饶、储蓄率仍处于高位、信息技术普及发展的有利机遇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能力建设,在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基础上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构建现代化金融体系。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冯 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