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微观经济学
家庭高杠杆:未来消费引擎的重大抑制
2018年08月30日 22:30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张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按照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目前我国家庭债务率(债务量占GDP的比重)为48.4%,远超新兴经济体平均水平的39.8%,同时,家庭杠杆率(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升至110.9%,高出美国家庭部门108.1%的杠杆水平。如此态势除了让人对居民部门的债务风险多了一层隐忧外,更为时下现出下行迹象的消费生态捏一把汗。

  论绝对规模,目前国内家庭负债超40万亿元,体量上显然不能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同日而语,但过去10年占GDP的增速却远远超过后者,其中中国从18.8%上升至48.4%,升幅为168%,美国从52.3%上升至63.6%,升幅为21%;相比于美国居民部门债务率从20%提升到50%以上用了接近40年时间,我国则只花了不到10年的功夫。更值得关注的是,过去10年国内居民部门负债的放量增长与四种经济镜像表现出了完全的同步。

  一是家庭负债率增速的上升与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放缓相同步。从2007年到2013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达到11%以上,但2014年开始出现减速,最近四年平均增速仅为7.6%,而这一时间窗口恰是近10年中居民负债增速最快的时段,四年中家庭负债跳升了20多个百分点,也就是约27%的家庭债务增长是在这四年中发生的,相应的,10年内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从34.6%大幅攀高至110.9%。

  二是家庭负债飙升与房价飙涨相同步。过去10年国内房价涨幅接近400%,由此汇聚而成的高达450万亿的存量房产得到了大量增量货币的承接,尤其是居民在房产上的主动或被动加杠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最能说明问题的事实是,六年之前中国房屋销售还有不少人付全款,房贷销售比只有17%,而现在却涨到55%,同期家庭房贷杠杆率从19.75%上升到目前的62.14%。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家庭在金融机构的负债主要以消费性贷款为主,约占居民负债的2/3,而在消费性贷款中,以住房贷款为主的中长期贷款占八成左右。

  三是家庭负债增长与教育、医疗服务成本的增长相同步。虽然过往10年有关教育、医疗费用的增长幅度没有明确的官方数据,但从昂贵学区房、看不起病以及一人得大病、全家就破产等这些特殊时代的语词中还是能够强烈感觉到普通百姓所承受的医疗、教育成本增升之压。

  四是家庭债务提升与股市连连走熊相同步。从2008年新年开盘日5319点的收盘点数到如今的2800点不到,A股10年收出了降幅为47%的长阴线,虽然期间还涨出了5178点的次新高,但之后也遭遇到熔断机制、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等不少因素的冲击,市场表现最终不尽如人意。虽然进入股市的资金可能是投资人手中的“余粮”,但同时的确有许多人采取了加杠杆方式,而且为了摊平杠杆成本与防止爆仓,他们势必会将增量流动性再度配置到仓位之中,并且绝大多数股民深套A股也是不争的事实。

  以上四种与家庭负债增长相同步因素中,教育、医疗成本的增升客观上已经支出了居民家庭收入,同时沉淀在房地产以及股市中的资产又成为无法变现的流动性,而在居民收入增幅放缓引致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少家庭与人群采取了进一步加杠杆以维系与满足消费需求的方式。正是如此,自去年至今,国内家庭短期贷款远远超过了中长期贷款增速,虽然这些短期借贷多为个人信用贷,不需要抵押,但利率成本却不低,结果不仅提高了家庭总体负债水平,而且潜藏着违约偿还的道德风险。

  不错,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消费的贡献比已经提升到了目前的78.5%,如此乐观格局既是居民收入增长所致,也有家庭杠杆因素的作用,而且对于居民来讲,适度加杠杆不仅可以增强工作动力,更能提高生活质量,并在国家层面构筑出经济增长的长期动能。但是,过度与太高的家庭杠杆,不仅会削弱居民的即期消费能力,还会弱化家庭消费预期,并摧毁居民部门信用,从而抑制与掣肘民众未来消费张力,进而损害经济增长。对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当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低于10%时,家庭信贷继续增加可能会对GDP增长起到积极作用;当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超过30%时,家庭债务的增加会对国家宏观经济增长形成负面影响。

  我国的家庭债务显然总体上超出了IMF的“警戒线”,而且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已有超过1/3的家庭是属于高债负债家庭,即债务收入比大于4。不同于地方政府降低债务杠杆可以采取“借新还旧”以及企业降低负债率能够选择“债转股”等方式,居民部门“去杠杆”除了压缩消费支出外似乎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按照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中心的分析报告,债务收入比为1的家庭,收入每减少1%,消费会减少15%;债务收入比超过4的家庭,收入每减少1%,消费会减少17%。为此,我们自然不难理解目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以及居民消费增幅双双创下10多年来历史新低的结果了。

  特别值得警惕的是,居民家庭中有两类人群的负债可能会对未来国内消费的增长构成进一步的掣肘。一类是30-40岁年龄段的人群,这类人群住房拥有率高达70%,是美国年轻人的2倍,但他们中绝大部分都是在最新三年中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年轻人,当然也是中国社会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按照西南财经大学的统计报告,目前国内负债城市家庭年龄呈驼峰分布,其中30-40岁家庭的负债率最高。另一类人群为90与00后出生的人群,他们崇尚超前消费,而且从商业银行的信用卡投放,到花呗、白条等各种网贷工具的定位,火力目标都不约而同地瞄准了这类人群。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有高达756亿信用卡欠款已逾期半年,其中年轻人中有67%还不起信用卡的钱,56%沦为“赤贫”状态。对此,摩根大通预计,到2020年中国家庭杠杆率将进一步上升至61%,且家庭杠杆率增加主要由信用卡快速增长和在线P2P贷款所推动。当然,上述两类人群在即期消费以及债务偿还方面可能得到父辈的支持,但又必然倒逼父辈减缩自身消费,整体消费其实也就并未产生叠加效应,自然就构不成对经济的拉动作用。

  最后要重点矫正的是,有些学者认为目前中国人均负债为2万美元,美国的人均负债高达14.53万美元,同时中国的家庭负债比低于美国,因此,中国存在进一步增大家庭负债以撬动消费的空间。然而,目前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不足45%,而美国却达60%以上,同时中国居民部门负债和劳动报酬之比是90%,而美国是118%,对比之下,中国家庭的增量还债能力要比美国差得多,债务的无序扩张不仅不利于消费增长相反会反噬消费动能。因此,为了呵护与维系目前的消费良序,中国政府只有在不断增加居民收入以及降低家庭税负上下功夫,同时开展必要的金融消费教育,合理引导年轻群体的消费理念,审慎监管与有效约束金融机构的野蛮信贷扩张,并建构出居民部门负债状况的预警与规控机制。

作者简介

姓名:张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