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应用经济学 >> 金融学
标准银行集团:中非金融合作的历史性握手 《非洲金融明珠——标准银行集团史》序
2018年09月11日 10:57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姜建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本书介绍的是一部企业史。企业史学是经济史学的一个分支,以企业家和企业形成、发展、兴衰、演进为研究对象。企业史研究重点关注企业沿革过程中,特定的社会、经济环境及重大事件与企业发展的关联,研究企业的策略、组织、经营和管理对企业成长的影响。企业史学出现较晚,20世纪30年代左右才从经济史学中独立出来,并形成独立的学派,成为历史学领域一门独立的新型学科。企业史学诞生后,充满着活力和生机,掀起了一股企业史研究热,许多大学也开始增设企业史课。企业史研究以艾尔弗雷德·杜邦·钱德勒的《看得见的手:美国企业的管理革命》为圭臬,之后一大批企业史和企业家传方面的专著纷纷面世。本书通过引证翔实的资料,分析了一家非洲金融企业发展壮大的历史过程。这家金融企业经历的漫长旅程与南非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和波澜起伏的社会发展紧密相关,它从伊丽莎白港一个初创的贸易融资银行成长为非洲资产规模最大、机构网络最广和最有影响力的银行集团。历经150多年动乱不安的沧桑历史,至今仍生机勃勃,保持其独特的品质、开拓进取的精神。企业成功的背后不仅是幸运。书中揭示了其成功背后的“企业基因”,是抓住机遇、适应环境的能力,是善于改变、与时俱进的精神,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的智慧和管理能力,尤其是在关键时刻的判断力和领导力,他们带领企业应对殖民地战争、经济大萧条和政治大变革时期的巨大挑战。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从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成功者的管理之“器”和管理之“道”,看到管理现象背后的形成机理,从而更深刻地理解研读企业史对于企业和企业家的启示作用。

  本书介绍的是一部银行史。银行史与企业史既有共性也有个性。银行是企业,是从事货币经营的特殊企业。许多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往往与一国的经济、金融甚至社会政治有密切的关系。银行将储蓄转化为投资,通过投资促进经济发展。银行是连接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的纽带和桥梁。货币政策通过银行信贷投放去传导,银行经营存在更大的风险,因此银行更具公共性和外部性。银行史不同于一般的企业史,它的视野更为广阔一些,通过对银行历史的记录、阐述和研究,往往折射出一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轨迹和时代特征。不过由于银行业务专业性强,专业术语多,业务具有相似性和同质性,对非业内人士来说,可能会感觉银行史枯燥难懂、平淡乏味。本书力求克服此难题,尽力挖掘标准银行历史上的精彩故事,比如银行是如何最早进入钻石和黄金产业的,并尽力阐述事件的历史场景。本书讲述了标准银行的创新意识,主动甚至“冒险”进入未知领域的过程。标准银行是钻石矿区的第一个银行机构。当黄金在威特沃特斯兰德被发现时,标准银行迅速在当地的一个帐篷中首个设立了营业网点。虽然银行史主要讲述的是机构历史,但我们也介绍了在标准银行重要发展节点时期的领导人,展现他们在特殊时期的不凡贡献。银行和银行家的兴衰沉浮离不开时代背景。但也与银行家的性格、努力密不可分,讲述银行家的故事,使稍显枯燥的银行史有血有肉,凸显了银行发展和创新背后人的因素,使人们更能了解历史过程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相比历史悠久的欧美大型银行,新兴市场国家的银行业,或因不重视修史,或因银行存续期短、兼并重组多,因而面世的银行史较少见。另一现象是曾经的殖民地国家的银行史更为罕见,或因银行及企业历史档案缺乏及灭失,或因银行及企业档案仅存储于原宗主国,总之形成原殖民地国家银行史和企业史研究的大段空白。而包括非洲银行业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银行和企业史研究,对于研究殖民地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社会及经济发展极具意义。

  本书介绍的是一部非洲的银行史。非洲是世界第二大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标准银行是撒哈拉非洲南部地区最古老的银行,其在南非从事营业活动长达一个半世纪,在非洲不少国家的经营也超过了一个世纪,其历史甚至早于非洲南部公共驿站的出现。当时,原住民跑手以分叉的木棒来传递信息,并以头顶物品的方式来运输货物,这是该地区当时唯一被认可的通信和交通手段。非洲与欧洲大陆相隔千里,标准银行提供的贸易、汇款、结算和清算服务,成为沟通非洲与欧洲,沟通当地经济、金融联系,促进商业、投资发展的重要桥梁和纽带。标准银行抓住19世纪70、80年代钻石和黄金的发现以及用于铁路建设的境外资金的流入这些契机,加速了当地经济增长并使得其自身能在南非国内外扩展业务。在19世纪90年代,标准银行已经成为非洲南部最重要的银行,其机构分布远至刚果、桑给巴尔、乌干达和坦噶尼喀。讲述156余年标准银行历史时,我们无法不涉及南非的历史和其他非洲国家的历史,近代的非洲和南非曾长期陷入殖民主义统治和战争的深重灾难之中。南非长期实行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政策,受到了南非人民的坚决抗争和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正义终将来临,1994年,南非宣布种族隔离制度结束,通过和平方式建立了种族平等的民主独立的国家。标准银行在促进金融行业的“黑人振兴政策”的“南非金融业纲领”的制定过程中发挥了领导作用,并创建了旨在解决该国的人力资本赤字问题的商业信托基金。它还将银行股东范围扩大到了黑人员工、客户和小企业,并且还深入参与了整个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

  虽然这是一部非洲银行的历史,但读者可以看到标准银行历史背后的非洲和南非的历史。标准银行见证了南非曲折坎坷、跌宕起伏的岁月。南非重新融入了国际社会后,标准银行进军非洲大陆的道路再一次被打开,依靠其丰富经验以及在资源银行业务领域的专业技能,标准银行在非洲大陆及全球的新兴市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非洲经济又一次面临起飞,标准银行提出回归非洲、聚焦非洲的战略,作为最熟悉非洲、长期耕耘于非洲的一家非洲本土银行,它敏锐地嗅觉到非洲又一次黄金时期来临的巨大和潜在机遇。

  本书介绍的是一部与中国有密切关系的非洲的银行史。中非同样作为人类文明发达最早的地区,两个古老文明早在两千年前就有交汇。汉朝张骞开辟了东起长安,西穿新疆大漠,辗转中亚、西亚、南亚,一直抵达地中海及北非的沿海地区的“丝绸之路”,打开了中非贸易往来与文化交流的通道。东汉末年自埃及传入中国的“胡床”(折叠椅子),唐朝时期敦煌壁画描绘的非洲黑人形象、宋代记载非洲风土人情和地志物产的《诸蕃志》《岭外代答》等书籍,明代著名航海家郑和七次下西洋、四次来到非洲东海岸的壮举,都传递了中非人民的传统友谊,见证了中非人民源远流长的文化交流。记得在中国工商银行准备投资标准银行的过程中,我在标准银行总部大楼参加了该行董事会举办的一个欢迎晚会,标准银行时任董事长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讲述了郑和到非洲的故事,他强调中国人是热爱和平的民族,从来没有给非洲带来侵略和掠夺。确实如此,中非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相似的历史遭遇,以及在争取民族解放斗争中的相互同情与支持,使双方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从1955年万隆会议中国领导人同非洲国家领导人第一次握手开始,半个多世纪以来,中非友好经受了历史岁月和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树立了南南合作的典范。

  中国和非洲国家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经贸合作日益深入。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正式成立,中非关系进入了21世纪发展快车道。2008年,中国工商银行投资入股标准银行,这也成为中国投资非洲的最大项目。在漫长的中非历史和金融历史上,第一次在遥远的两个大陆的金融业之间有了合作的历史,第一次在双方银行史中记载了中非银行合作的瞬间。时光如白驹过隙,工商银行投资标准银行已经10周年了,10年来双方合作的广度、深度不断提升,彼此文化理解、沟通更加默契,投资效益良好。双方的银行家依然在共同书写着今天的故事,它又将成为明天的历史。相信在庆祝标准银行成立200周年、中国工商银行成立100周年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更加繁荣、富强和民主的非洲和中国,同时会看到在续写的银行历史中,中非两家成功的银行为实现这一理想而作出的杰出贡献。

 

  [作者系中国工商银行原董事长、世福资本(中国—中东欧基金)董事长] 

作者简介

姓名:姜建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