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论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资源依赖关系及保障机制
2017年03月15日 14:08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作者:邓小华 字号

内容摘要:政府、企业和学校因为拥有各自的资源优势而成为职业教育治理的主体,优势资源的交易、流动、联结和创造,形成了他们之间的资源依赖关系。

关键词:职业教育治理主体;资源优势;资源依赖;保障机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邓小华(1983-),男,湖南衡阳人,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副教授,主要从事职业教育原理研究,天津 300350

  内容提要:政府、企业和学校因为拥有各自的资源优势而成为职业教育治理的主体,优势资源的交易、流动、联结和创造,形成了他们之间的资源依赖关系。职业教育合作共治的本质就是一种资源交易活动,是政府、学校、企业间相互转让或分享各自的优势资源以期获得自己所缺的关键资源的过程。为了保障这一过程合理、有效进行,有必要建立相应的动力机制、约束机制和信任机制。

  关 键 词:职业教育治理主体 资源优势 资源依赖 保障机制

  基金项目:2014年度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现代职业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研究”(14JZD045),主持人:肖凤翔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2016)04-0041-06

  DOI:10.13763/j.cnki.jhebnu.ese.2016.04.007

  在企业治理中,“利益相关者是指与企业有一定关系、并在企业中进行一定专用性投资的单位或个人”[1](P15)。显然,在职业教育治理中,利益相关者不仅要与职业教育有关系,而且要对职业教育进行一定专用性投资,换句话说,利益相关者应拥有职业教育发展所需要的专用性资源。因此,只有看清楚职业教育治理主体之间的资源依赖关系,才能准确把握职业教育治理的核心要义。一般认为,职业教育治理的主体包括政府、学校、企业、行业、学生和其他社会组织等。但在治理过程中,政府、学校、企业是最为关键的主体。“如果讲职业教育和其他教育的区别,最大的一点就是产教融合、校企合作”[2]。产教融合也好、校企合作也罢都需要依靠企业。但行业的指导实际上也十分重要,并将成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但是到目前为止,作为企业利益代表以及沟通企业和政府的中介组织,我国行业协会的成熟度还远远滞后于经济转型和市场发展。基于此点考虑,本文从资源依赖理论的视角仅就政府、企业和学校这三个关键主体之间的资源依赖关系及保障机制进行分析。

  一、资源依赖理论的基本假设及应用

  资源依赖理论的代表人物菲佛(Pfeffer.J)和萨兰基克(Salancik GR)在《组织的外部控制:对组织资源依赖的分析》一书中,提出了资源依赖理论的四重假设:(1)组织最重要的是关心生存;(2)为了生存,组织需要资源,而组织自己通常不能拥有全部资源;(3)结果是组织必须与它所依赖的环境中的因素互动,而这些因素通常包含其他组织;(4)组织生存建立在一个控制它与其他组织关系的能力基础之上[3]。

  一个组织就是一个系统,组织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总是处于相互作用的网络系统之中,“组织生存的关键是获取和维持资源的能力。如果组织对其运行所需要的元素有完全的控制权,问题将会变得非常简单。尽管如此,没有一个组织可以实现对资源的完全控制”[4](P2)。从这个意义上讲,资源依赖理论具有普遍的解释力。组织总是依赖另一组织而存在,这是资源依赖理论的基本出发点,然而,一个组织依赖于其他组织的程度是不同的,有松散型依赖,也有紧密型依赖,亦有决定型的依赖。是什么因素决定了组织间的依赖程度呢?菲佛和萨兰基克认为,影响组织间依赖程度的决定性因素是资源的稀缺性和重要性,他们决定了组织依赖性的本质和范围。如果组织内部存在替代性资源并有可靠的来源,那么组织的依赖程度就低,如果一个组织非常需要某一资源,而该资源在这个组织中又非常稀缺,并且不可能寻找到替代性资源,那么这个组织就会高度依赖拥有这种资源的其他组织。

  资源依赖理论的假设和基本观点可以解释职业教育治理主体间的关系。职业教育治理的多元主体就是多个组织,职业教育治理主体间的关系就是组织间关系。在政府大包大揽的时代,职业院校过度依赖政府,而政府又无法为职业院校提供某些稀缺资源,同时,政府的角色意识过强以及学校的自我封闭意识,排斥了或者至少未能充分利用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企业的缺位或未能有效参与,是职业教育治理低效的重要原因。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是解决职业教育与产业对接,与市场契合的根本出路,原因是因为只有在企业里,政府和职业院校才能找到维持职业教育生存和发展所需的稀缺资源。从另一方面说,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离不开对政府和职业院校的资源依赖,在知识经济和智能技术时代尤为如此。

  传统的职业教育管理失效,源于市场经济背景下的“政府失灵”以及“市场缺位”。要克服“政府失灵”与“市场缺位”,在职业教育治理中需实现作用于学校的“看不见的手”(市场)和“看得见的手”(政府)之间的“握手”,即组织间的协调,形成新型的组织间关系。这种新型组织间关系的产生显然不是某种外力强制控制和推动的结果,而正是在相关机制的支持下实现组织间的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政府、学校和企业就是通过彼此间资源的相互依赖、相互流通和相互补充而联结在一起,并成为一种重要的组织间网络形式,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职业教育治理主体之间真正的利益关系才得以确立。

  二、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资源优势分析

  (一)政府的资源优势

  职业教育是部分资源可由市场配置而部分资源由政府配置的公益服务。政府是社会生产和生活的领导者与组织者,是依法执行国家意志、处理公共事务的主体,在某种程度上,“政府主导”理当是职业教育治理的基本原则之一。只不过,这里的“主导”应该理解为引导、协调式的主导而不是“包打天下”的控制式主导,因为“政府是提供公共产品的,不是去做私人用品的”[5]。政府的主导一定是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的主导,是一种有限的主导。政府因拥有公共财政、公共资源和公共权力等利他性专用资源,而成为职业教育治理的利益主体之一。政府拥有公共财政,主要是公共性投资和消费需求等,能为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而职业教育作为国家的民生事业,需要政府的持续财政支持。政府拥有公共资源,主要是法律和政策资源,通过制定和执行法律、政策、发展战略以及发展规划等,为公共事务的运行提供法律、政策保障和宏观指导,为提高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治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提供优惠的产业政策、创新支持政策和金融政策支持以及法律保障,并积极创设有利于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和社会力量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的良好制度环境。政府拥有公共权力,即管理公共事务的权力,是有效推进职业教育治理的核心力量,是其他任何组织和机构无法替代的政治资源和优势,在职业教育治理中,对公共教育资源进行科学配置和整合,是政府行使其公共权力的重要表征。政府通过发展依法行政能力、资源整合能力、关系协调能力和危机处理能力来实现公共财政、公共资源和公共权力的有效利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