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西方思想家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14年08月28日 08:16 来源:《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通辽)2014年1期 作者:祝立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金融危机;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批判与反思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随着美国虚拟经济泡沫的破灭,2008年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资本主义再次显现出其发展中固有的缺陷,并且呈现出了不同以往的一些新特点。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到底应该何去何从,西方的政治、经济、学术界人士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刻而全方面的批判与反思,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1)当今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处于制度性危机之中;(2)“占领华尔街”运动冲击美国政治制度和文化霸权;(3)美国和欧洲危机印证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的破产;(4)人类还有其他的选择,当今资本主义面临被取代的挑战。以上所述这些西方人士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反思,反映了当下西方各界人士为寻求资本主义变革、为资本主义摆脱困境、自我拯救的危机意识。这将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和建设我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关 键 词:金融危机;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批判与反思

  作者简介:祝立子,内蒙古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

  中图分类号:B516.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215(2013)06-0098-04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随着欧洲东部地区的民主化、苏联的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逐渐陷入低谷。美国的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他的著作《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之人》中提出“历史终结论”。陶醉在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与资本主义胜利的喜悦中,西方人士高呼:马克思主义死了,共产主义死了!资本主义万岁,市场经济万岁!然而,还未等到他们的欢呼声音落下,刚刚步入21世纪,就爆发了全球性金融危机。世界上主要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陆续遭遇寒冬,资本主义制度的结构性矛盾和新自由主义的深刻缺陷完全暴露,随之而来的则是世界各地人民的反资本主义情绪持续高涨。在这种状况下,一些理性的西方学者就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发展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与反思。

  一、当今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处于制度性危机之中

  金融危机是虚拟经济的缩水,正像是吸足了水的海绵被挤压后的水分或阳光下的水分蒸发,是一种实质价值经济的回归。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这场最严重的金融危机爆发后,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外汇贮备减少、出口困难、经济增长缓慢、人们收入降低,并且引发了像美国“占领华尔街”这样的大规模群众游行示威运动。比如在2011年夏天,英国首都伦敦市发生的骚乱举世震惊。而与此相类似的群众运动也在希腊、意大利以及西班牙等国家发生了,严重时甚至会造成政府局面的不稳定。为此,人们不禁发出疑问:发达的欧洲国家到底是怎么了?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所有人把目光都瞄向了资本主义本身。英国著名左翼学者克里斯·哈曼认为,虽然危机的表现形式是源于金融部门的危机,但这仅仅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外表归因,其主要原因却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的基本矛盾无法克服生产社会化与私有制的对立。[1]

  法国学者让·克洛德·德洛奈把当今的资本主义制度定义为“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在他看来,资本主义金融化是西方国家体制的一大特征,它体现在社会资本创造的利润越来越多的被金融资本所占有,因此推动金融资本迅速膨胀。[1]新自由主义者提倡的金融自由化,导致了金融行业的迅速膨胀,使华尔街攫取了大量的社会财富,令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了。美国世界政策研究所主席乌克说:“金融危机后,政府采取的救助措施有效阻止了华尔街大规模破产,却未能让普通美国人受益,美国社会正在分化。[2]美国的中产阶级人民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经济衰退期不仅失去了工作、房屋,还丧失了所有的积蓄和生活来源,甚至有几千万人必须依靠美国政府的救济才能避免饿肚子。而与此同时,那些经济危机的制造者们,却仍然在给银行的高级管理人群大肆派发着装有巨额利润的红包。根据相关部门的统计,1970年银行高管收入是普通工人的40倍,而现在却是400倍,美国民众对于阶级冲突的认知正在增强,66%的受访者认为,全美贫富阶层之间存在着“强烈冲突”,这一比例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上升了19%。[3]

  美国政策研究所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专家查克·科林斯认为,“如果不能对财富和权力加以制约,资本主义会自然而然地出现不平等”。[1]2011年9月17日,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试图占领华尔街,因为华尔街是美国的经济中心。占领华尔街的示威人士把矛头瞄向了华尔街,认为是华尔街的贪婪造成了社会贫富不均。确实,整个金融业就是拿钱去赚钱,特别是拿着别人的血汗钱去赚取更多的利益。因此,造成了这样一个现象:钱越多的人得益越大,穷人本来没有多少钱,所以得益很小。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地区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逐渐蔓延到了欧洲国家,如德国,仅在法兰克福欧洲中央银行的大门前,就聚集了几千名抗议者。这些抗议群众的愤怒直接指向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社会不公平与不公正,早就已经不是仅仅集中在那些“贪婪的”金融者身上了。里昂证券公司驻纽约的银行分析师迈克·梅奥说,资本家成了自己最可怕的敌人。他说:“与外面的抗议者相比,大银行的CEO对资本主义的威胁更大。”[4]

  美国政治经济学家罗伯特·赖克赞同“占领华尔街”运动是社会贫富悬殊不断扩大的结果这一说法。赖克认为抗议者所表达的核心信息是:当收入和财富如此集中于少数人手中时,会不可避免地破坏民主,因为那些极少数富人有足够的金钱主宰民主。[5]除此而外,赖克还预期“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要求将集中于建立一个避免受到金钱腐蚀的、干净的民主制度。

  在2008年,由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造成了全世界金融系统剧烈动荡,美国政府为了救助本国经济虽然采取了相应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发展,但是收效并不显著,失业率依然没有显现降低的趋势。因为资本主义的基础没有动摇,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私有制都没有改变,金融业的自由化也没有消失。在美国又有人联想起70多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灾难,成千上万美国人辛劳一生的血汗钱瞬间化为乌有。在欧洲,国家老龄化,高福利经济低增长,还想过富足的生活,就只有靠借贷维持高福利,继而又爆发了欧债危机、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和市场崩溃。这些经济不振现象的发生又引发了失业率上升、社会福利削减、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国家债务日益严重、劳动人民实际收入减少等等新的问题。目前全球平均每3个工人就有1人失业或处于贫困状态(共计约11亿人)。据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亨利·法伯的研究,经济衰退期的失业人群再就业时,薪资水平平均比之前低17.5%。[3]世界各地经济停滞和失业率畸高的现象不禁让人们开始怀疑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对处在西方社会顶端占总人口1%的人来说,普通人的愤怒并不对资本主义构成实实在在的威胁,1%的人担忧的是愤怒会形成社会批判意识。人们最终会认识到资本主义的问题不在于全球经济危机,不在于债务危机,也不在于政府治理无力,而在于本身的制度问题”。[6]资本主义的私人占有制是西方国家各种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的总根源。只要资本主义私有制还存在,经济滞胀、贫富分化、失业、精神危机等问题就会依然困扰着西方社会。相关经济学家已经作出了预测,美国和欧洲经济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将会维持需求受到抑制的状态,所以发达的美国和欧洲国家想要在5年之内恢复到以往定义的充分就业状态将会很难。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