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自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014年03月27日 15:41 来源:《天津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冯德军 李景山 字号

内容摘要: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逐步深化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与拓新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与发展的重要理论前提。同时,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是中国共产党必须时刻关注的重大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实践会不断增强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自觉,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中国化和大众化是夯实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觉的重要路径。

关键词:理论自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前提;实现路径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逐步深化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与拓新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与发展的重要理论前提。同时,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是中国共产党必须时刻关注的重大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实践会不断增强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自觉,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中国化和大众化是夯实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觉的重要路径。

  关 键 词:理论自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前提;实现路径

  作者简介:冯德军(1971-),男,黑龙江海伦人,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黑龙江科技学院副教授;李景山(1969-),男,内蒙古根河人,黑龙江科技学院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中图分类号:D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7168(2011)02-0028-06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时刻注意回答的重大问题。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科学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其政治上的成熟首先源于理论上的清醒与自觉。恩格斯曾经指出:“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作科学看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1](p.636)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仅关系着马克思主义政党自身的理论水平和成熟程度,也关系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邓小平对此认识深刻,指出:“我们总结了几十年搞社会主义的经验。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2](p.137)在当代中国,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程度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

  一、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觉的基本内涵

  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内在地包含着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回答,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在理论上成熟的集中表现。对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有着不同视角的解读,总体上来说是指由马克思恩格斯在19世纪中叶创立的并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的理论体系,以及“恩格斯逝世以后,列宁、毛泽东、邓小平等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以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理论为基础,结合时代特点和本国的实际情况,从多方面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立了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3]从组成部分来看,马克思主义是包含着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主要组成部分的相互渗透、相互联系、相互补充的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科学体系。要求做到“分清哪些是必须长期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哪些是需要结合新的实际加以丰富发展的理论判断,哪些是必须破除的对马克思主义教条式的理解,哪些是必须澄清的附加在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错误观点”[4](p.54)。不能将马克思主义片面化和绝对化。对于“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涉及的是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和态度问题。“用发展的观点对待马克思主义,在坚持中发展、在发展中坚持,这就是按规律办事,也是对待马克思主义唯一正确的态度。”[5](p.598)首先,要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即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是科学地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6](p.12)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是党和人民团结一致、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根本思想保证”[7](p.796)。其次,要在坚持中推进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这是科学地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关键。因为,“离开本国实际和时代发展来谈马克思主义,没有意义。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同它在现实生活中的生动发展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没有出路”[6](p.12)。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这个基本问题进行理论思考,并做出科学回答,逐步形成了新时期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理论自觉。理论自觉一方面表现为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坚守,坚持马克思主义是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颠扑不破;另一方面表现为自觉地结合时代特点、中国国情和实践经验来发展马克思主义。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自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密切联系是鲜明的特点。理论自觉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与拓新,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与发展;反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发展也强化着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自觉。二者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相互促进、相辅相成,实现了双向发展。

  二、理论自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与拓新

  理论自觉与其说是理论发展的需要,不如说是形势发展和实践的迫切需要。对此,马克思曾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指出:“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满足这个国家需要的程度。”[8](p.11)改革开以来的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自觉,从时间上来看是发生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邓小平首先在全党发起的一系列思想解放运动。当时,由于“文化大革命”造成严重的左倾思想束缚和国民经济面临崩溃边缘的严峻形势,邓小平深刻认识到只有解放思想,恢复和发展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科学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才能真正改变当时中国的局面。

  邓小平担负起这个历史责任,提出要完整、准确地掌握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针对当时党的主要领导继续坚持“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给予坚决的批评,明确指出“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支持并领导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重新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的理论务虚会上,邓小平所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成为随之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是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宣言书,这次会议实现了全党工作重心的转移,由阶级斗争转到经济建设上来;邓小平主持起草并由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科学地评价了毛泽东思想,科学地廓清了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个人观点和论断的原则区别。正是邓小平在理论上这些重要的贡献,在对待马克思主义问题上的理论自觉,才使我们党在“文化大革命”后结束了两年徘徊的局面,开辟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道路。1982年9月,在十二大的开幕词中,邓小平指出照搬照抄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明确宣告:“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2](p.3)根据邓小平的提议,党的十三大提出了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科学论断,并提出以“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为主体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基本路线”的提出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初步开辟。胡锦涛在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总结指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中央“及时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总结新经验,集中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智慧,形成了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制定和作出了指导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一整套方针政策和工作部署,成功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正确道路的开辟固然重要,而在实践中自觉地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并对其科学认识则更为重要。在人们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提出异议时,邓小平仍是在这个问题上的坚定者,指出“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9](p.150)。我们对于马克思主义这个“老祖宗”没有丢,也不能丢,但更要“讲新话”,因为“我们现在所干的事业是一项新事业,马克思没有讲过,我们的前人没有做过,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干过,所以,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我们只能在干中学,在实践中摸索[2](p.258)。进入20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际上出现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我国也发生了波动,有些人对于社会主义的前途和我国执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产生怀疑,一时间中国向何处去似乎成了“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江泽民在十四届四中全会上指出:“我们党已经制定和形成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路线和一系列基本政策。概括地说,就是小平同志多次指出、最近再次强调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是我们有信心做好工作的根本的、坚实的基础。这次中央领导机构作了一些人事调整,但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和基本政策没有变,必须继续贯彻执行。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我要十分明确地讲两句话:一句是坚定不移,毫不动摇;一句是全面执行,一以贯之。”[10](p.57)邓小平后来在南方谈话中重申了坚持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信念,“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鼓励人们在这个道路上要“敢闯敢试”,有一点“冒”的精神,不断开辟。“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江泽民在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二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把改革开放所取得巨大成就的基本历史经验归结为一点,“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发展中国。胡锦涛系统总结了建国六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基本经验,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系统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概括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立足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并做出科学评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重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中华民族发展、振兴、繁荣的必由之路。可以说,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中国真正坚持社会主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