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决策咨询
宋炳林:准确把握智能经济发展的基本态势
2016年08月11日 08:32 来源:宁波日报 作者:宋炳林 字号

内容摘要:当前,全球产业发展格局正面临重大调整,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正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全球加快进入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智能经济时代。深圳则将智能产业纳入其“未来产业计划”,并从2014年起连续7年(至2020年),每年安排5亿元扶持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智能经济产业链条不断拓展和延伸,在横向上由智能硬件等热点领域向智能服务、智慧城市、智能生活拓展,为智慧、精细、便捷的城市管理服务提供了智能化解决方案。四是从发展策略来看,智能科技产业化和传统产业智能化互促共进,两者之间并无绝对的边界和高低之分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通过发展工业机器人、柔性制造系统等智能产业来占据新的制高点,通过运用智能制造技术或装备来提高传统产业的生产效率。

关键词:智能经济;经济发展;机器人;传统产业;智能产业;智能科技;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科技创新;态势

作者简介:

  准确把握智能经济发展的基本态势

  

  当前,全球产业发展格局正面临重大调整,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正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全球加快进入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智能经济时代。在此背景下,有必要科学把握国内外以智能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态势,为我市更好谋划智能经济发展提供有益借鉴。

  一是从发展战略来看,智能经济作为一种新型经济形态方兴未艾,已成为全球诸多国家和地区的战略选择

  当前,国内外经济体都在抢抓智能经济发展机遇。从国际上看,美国先后发布《先进制造伙伴计划》和《国家机器人技术计划》,大力推动以“工业互联网”和“新一代机器人”为特征的智能产业战略布局;欧盟在“2020增长战略”中提出重点发展以智能技术为支撑的先进制造,其中德国“工业4.0”计划更是风靡全球,旨在构建更具全球竞争力的智能生产系统;日本则为了巩固其“机器人大国”地位,发布实施《机器人新战略》。

  从国内看,“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成为国家战略,部分省市也做了相应谋划。北京、上海正抓紧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不约而同将智能制造作为新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贵州率先建成全国大数据产业示范区,无锡积极打造国家物联网产业基地,在智能经济领域形成了各自特色;深圳则将智能产业纳入其“未来产业计划”,并从2014年起连续7年(至2020年),每年安排5亿元扶持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

  二是从发展动力来看,新兴科技引领产业发展的态势日趋明显,智能科技创新成为各界争相突破的焦点

  当前,世界经济处于缓慢复苏阶段,科技创新对开启经济增长新周期的引领和支撑作用愈发关键。正在孕育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一旦取得实质性突破,必将带来产业的爆发式变革,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以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增材制造(3D打印)、纳米传感与纳米级物联网、无人驾驶、无人机和可穿戴技术等为代表的智能科技及其产业快速兴起,成为各界争相突破的焦点。

  以人工智能为例,作为一项被认为是继电力和互联网之后,将又一次对人类社会产生颠覆式影响的技术,目前正处于关键的产业临界点。基于其背后千亿级规模的巨大市场前景,美国微软、IBM、谷歌、Facebook等企业都开始深度布局,在技术层面处于全球领先位置,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后发企业的发展空间。

  三是从发展布局来看,智能产业链条横向拓展、纵向延伸的格局显现,智能经济与城市融合发展成为可能

  当前,技术驱动、市场需求等多种因素导致产业边界逐步模糊。智能经济产业链条不断拓展和延伸,在横向上由智能硬件等热点领域向智能服务、智慧城市、智能生活拓展,为智慧、精细、便捷的城市管理服务提供了智能化解决方案;在纵向上由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延伸到下游最终的消费者和用户,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格局初现,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模式兴起,软硬一体、产业融合趋势更加明显。

  在此背景下,以研发、设计、金融、物流、营销等为代表的、可满足系统集成要求的生产性服务业,在智能经济中的作用愈发凸显。智能经济内部的基础设施层面、生产制造层面与应用服务层面之间的协同联动,以及智能经济作为一个整体与都市建设之间的有机嵌入程度,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四是从发展策略来看,智能科技产业化和传统产业智能化互促共进,两者之间并无绝对的边界和高低之分

  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通过发展工业机器人、柔性制造系统等智能产业来占据新的制高点,通过运用智能制造技术或装备来提高传统产业的生产效率,都可为智能经济发展提供充分的可能性。例如,德国为推进工业4.0,采取了双重战略:即领先的供应商策略和主导市场策略。前者是指德国致力于成为全球智能制造技术的主要供应商,不断将其智能科技、信息技术等集成到传统产业或企业来维持其全球市场领导地位;后者是指德国为推广其信息物理系统(CPS)相关技术和产品,不断努力建立和培育新的主导市场。而美国的“再工业化”计划在本质上,也是通过政府的协调规划实现传统产业的改造与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发展与壮大,使产业结构朝着新技术创新方向转换。

  五是从发展模式来看,微观企业活力决定智能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开放协同的创新生态系统成为关键

  无论是美国的先进制造业创新计划,还是德国的工业4.0计划,均采用“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的运作模式,即政府通过项目资助的方式发挥引导作用,而研究项目仍在大学、企业或其他参与主体的主导下实施市场化运作,确保研究效率与市场化前景。例如,谷歌通过收购初创企业并资助后续研发,凭借无人驾驶汽车、Alpha-Go等项目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者;GE顺应美国“再工业化”战略,联合AT&T、思科等行业巨头成立的工业互联网联盟(IIC),至今仍是典型的企业行为。

  由此可见,西方发达国家非常注重发挥市场微观层面的主体性作用,并把建立面向中小企业的、开放共享的创新平台组织作为重点任务。截止2015年底,美国的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其会员单位总数达到239家,涵盖亚、欧、美等地高端制造领域的企业、大学与研究院等众多机构。

  (作者为宁波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博士)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戴睿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