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自由主义困境下的政府职能界定
2016年10月03日 08: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宋圭武 字号

内容摘要:从三大困境看,政府核心的职能应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要着力加强公共精神建设。一大困境,是公共精神困境。一大困境,是公平社会困境。一大困境,是公共产品困境。从公共产品困境看,世界正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公共产品困境。如何解决好三大困境,需要在自由主义之外寻找出路,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所谓先天资源收益,主要是指不是以人的后天劳动为基础的资源收益,比如来自石油、煤炭、天然气等资源收益,除少部分属于劳动收益外,大部分都属于先天资源收益,对这部分收益,由于任何人都没有做出过贡献,而是属于自然的功劳,自然其收益应属于全人类。

关键词:收益;需要;理念;政府;三大困境;体现;贫困地区;启蒙;强者;群体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自由主义的核心理念是自由至上。这种自由至上的理念,从实践来看,面临三大困境。一大困境,是公共精神困境;一大困境,是公平社会困境;一大困境,是公共产品困境。欧洲启蒙运动后,自由主义的扩展也证实了自由主义面临的三大困境。从三大困境看,政府核心的职能应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要着力加强公共精神建设;第二,要着力加强社会公平建设;第三,要着力加强公共产品建设。

  关键词:自由主义 政府职能

  人类本性是追求自由的,所以,自由主义的产生也是天然的。但自由主义的扩展也需要有一个限度,在限度之外,则需要政府积极发挥作用。下面笔者谈谈自由主义的困境以及由此引致的政府职能界定问题,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一、自由主义的困境

  自由主义的核心理念是自由至上。这种自由至上的理念,从实践来看,面临三大困境。

  一大困境,是公共精神困境。自由主义激活了个人的创造性,尤其是有能力的个人的创造性,这对知识的扩展十分有利,关于这一点,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说得很清楚。但自由主义对公共精神建设存在诸多不足。在自由的语境下,个人主义精神可能会得到过度张扬,甚至泛滥,导致对公共精神的侵蚀;另外,在自由的博弈中,也可能会产生自均衡的小团体主义,同时也会伴随产生与小团体对应的小团体精神。但与小团体对应的小团体精神,多是一种局部均衡道德,就像“哥儿们义气”或“私德”之类的,其并不能满足社会整体层面的均衡要求,并不是一种真正的公共精神。

  一大困境,是公平社会困境。自由主义本质属于强者,是为强者松绑的一种哲学或思想或一种社会实践。但在为强者松绑的同时,社会也面临一个弱者和强者如何公平竞争的问题。在自由竞争中,必然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同时,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强者和弱者二者社会经济地位不同,其社会价值观也必然会分裂,形成强者的哲学和思想与弱者的哲学和思想,其中关于公平的价值观也必然是各说各有理,各有各的说法,本质也是分裂的。自由竞争的最终结局必然是社会在实践和理论层面都分裂为两大阵营,一个是强者的阵营,一个是弱者的阵营。

  一大困境,是公共产品困境。所谓公共产品,主要是指不满足消费的竞争性和排他性的产品,比如国防、环境、教育、医疗等。公共产品的最优决策法则是:边际产品的社会成本等于边际产品的社会收益。但在自由主义背景下,社会经济运行会更多按照私人边际成本等于私人边际收益的原则来决策,这会导致公共产品供给不足。

  欧洲启蒙运动后,自由主义的扩展也证实了自由主义面临的三大困境。

  从公共精神困境看,表现是多方面的。一是自我中心主义泛滥,形成自恋文化,自我成了世界的中心。二是秩序和诚信问题越来越严重。冒险、投机、赌博等各种机会主义泛滥,腐败蔓延,让世界正在遭受慢性道德崩溃。三是消费至上主义。在工业文明的助推下,消费日益成为人类活动的主宰,它构成一个欲望满足的对象系统,人们从消费中得到物质和精神的满足,甚至是人生的全部幸福和意义,人成了消费的奴隶。弗洛姆也指出:人本身越来越成为一个贪婪的被动的消费者,物品不是用来为人服务,相反,人却成了物品的奴仆。

  从公平社会困境看,当今世界正面临不公平的严重挑战。其中最突出的是贫富差距问题越来越严重,这对世界经济均衡稳定发展提出了严重挑战。世界贫富差距拉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世界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在大多数国家内部贫富差距也呈扩大趋势。根据乐施会一份研究报告,目前全球最富有的85人的财富总额,相当于世界上35亿最贫困人口所拥有的全部财产。世界经济论坛《2014年全球风险报告》评估了31项全球性风险的严重性、发生概率和潜在影响力,认为长期的贫富差距扩大将是未来十年最可能造成严重全球性危害的风险。

  从公共产品困境看,世界正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公共产品困境。1972年一本名为《增长的极限》的书的作者预言,在自由放任的背景下,快速增长的人口和物质需求将导致更高的工业产值和更严重的污染,我们的文明将在21世纪的某一时刻崩溃。这种观点自从这本书面世以来便遭到各方批判,并被视作是“末日悲观理论”的典型代表。2002年,一名自称环境专家的乔恩·朗伯格则直接将其称作是“历史的垃圾桶”。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这本书中所做的预测在过去的40年间被证明是相当精准的。资源正在被快速耗尽,污染加剧,人均工业产值和食物正在上升,人口迅速增长。如果我们继续沿着该书中所描述的轨迹前进,那么一场全球性的崩溃或许真的为期不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